百度搜索 (快穿)女配是大佬 溜達網 (快穿)女配是大佬 xbtxt 即可找到本書.

    宿舍樓設有監控, 在衡玉上課的時候, 系統一直在暗搓搓通過監控去看尤博、尤思源那邊的情況。

    朝夕相處的親人,很容易就發現尤博身上的違和之處。

    尤爸爸不善言辭, 和以前的尤博交流少,都發現了他身上的異常,更何況是一直把哥哥當做自己追逐目標的尤思源。

    為什么他哥會性情大變, 完全變成了另一個人。排除掉所有的可能性后,剩下的就是真相了。

    這具身體還是他哥的, 里面的靈魂卻不知道換成了哪個妖魔鬼怪。

    難以置信,不可思議, 荒唐可笑。

    此時此刻, 尤思源只有這樣的心情。

    尤思源臉色一陣白一陣青,勉強克制自己的情緒,“回你宿舍聊吧。”

    尤博不耐煩道“成。”率先走在前面。

    他的宿舍在三樓, 很快就走進了宿舍里。一進宿舍, 系統也沒法看到后續了。

    它想了一會兒,直接攻破尤博的手機。

    放在尤博口袋里的手機, 屏幕不知何時變成了正在通話中。

    走進宿舍后, 尤博大咧咧在椅子上坐下。尤思源緊抿著唇一言不發,目光在尤博的桌子、床鋪掃視,眉頭輕輕皺起,然后越皺越深。

    桌面凌亂, 課本和作業胡亂堆在角落, 如果要翻找書只能從頭慢慢找。

    文具、護膚品、洗漱用品隨意擺放, 衣服掛在椅子上、床上,襪子也是隨意丟,散發著一股難言的氣味

    可他的哥哥是有著輕度潔癖的人,生活作息規律,素來把自己打理得井井有條。

    尤爸爸看到桌子凌亂,無奈說一句,“這段時間到底怎么了,連桌子都不好好收拾。”想走過去幫尤博收拾桌面。

    但剛邁出一步,尤爸爸就被尤思源拉住了。

    尤思源看著尤博,一字一頓,聲音悲哀,“你到底是誰我哥又在哪里”

    課上到后半截,衡玉就聽系統在她腦海里說道零,尤博的家人發現他被穿,尤博的弟弟想要拉著尤博去醫院做檢查,設法讓真正的尤博回來。種馬男被拉扯得不耐煩,直接告訴對方真正的尤博已經回不來了

    現在尤博的弟弟和種馬男打起來了

    很快,這節課就下課了。

    更確切的說,是院長接到一通電話,臉色難看叫停了這節課。

    曾經獲得校特等獎學金的學生在學校里毆打弟弟、爸爸,這件事在哪里都是個丑聞,也難怪院長會臉色難看。

    學生的八卦能力驚人,這件事先是被人掛在論壇,很快,金融系眾人都吃到了瓜。

    “震驚,尤博到底受什么刺激了,現在還喪心病狂到在宿舍里和他弟弟動手,聽說他爸拉架的時候也被打了一拳,嘴角都紫了。”

    “他不會被什么上身了吧。以前剛和衡玉在一起時也請我們宿舍吃過飯,那時候看不出來是這種人啊。”說話的是衡玉的舍友。

    “大白天的還能見鬼不成,清醒清醒,建國不準成精。”

    眾人在八卦的時候,尤博、尤思源、尤爸爸已經被請到教務處。

    教務處辦公室里有監控,系統正在給衡玉轉述里面的場景。

    在教務處的老師問尤博、尤思源他們為什么要打架時,尤思源只說是尤博對他爸爸不尊敬,沒透露尤博被穿了的事情。

    穿越這種事情,在小說里司空見慣,放在現實中那是妥妥要被切片處理的。

    尤思源說話時,雖然深恨這個人穿到他哥的身體里,把他哥好好的人生毀掉,但也因為種馬男用了這具身體,尤思源并沒有透露出真相。

    尤爸爸坐在角落里,嘴角剛剛上完藥。他已經知道這個尤博不是他的兒子了,這時候一張臉上滿是淚水,眼淚擦了又擦,可怎么都沒能擦干凈。

    尤思源沒哭,但他也是眼眶通紅,盯著尤博的目光分外不善。

    尤博臉上被揍了好幾拳,動作稍微大一些,都會扯到嘴角的傷口。他沒注意到尤爸爸他們臉上的神情,正捂著嘴嘶嘶吸涼氣。

    教務處的老師給尤爸爸端了杯溫水,尤爸爸接過道謝,順口問道“老師,你能和我說說他最近在學校的表現嗎”

    教務處的老師臉上有些尷尬,他一個老師也不好說學生什么壞話,只好委婉指路學校論壇,讓他們上論壇去一搜便知。

    給前女友潑臟水,腳踏幾條船,借錢不還,和別人打賭十萬塊

    越看下去,尤爸爸和尤思源的臉色越是難看。

    猛地痛呼一聲,尤爸爸撲過去,抓住尤博的衣領,想要一巴掌善下去,但巴掌停在半空中又無力垂下。

    尤爸爸眼神悲痛,松開尤博的衣領,“從今天起我們就沒有關系了,你之前欠的錢是以博兒的名義借的,同學們也是看在博兒的人品上才同意借錢的,所以欠的那些錢我會幫你還清。但僅此而已,如果你真的稍微有一點良心的話,以后就別頂著這個身體做一些敗壞人品的事情。”

    不明真相的教務處老師聽了尤爸爸的措辭,覺得有些古怪。

    尤博聽到尤爸爸那么說,下意識有些驚慌。

    更讓尤博驚慌的還在下面。

    一直失蹤不見的投資系統冒了出來,在尤博腦海里氣急敗壞道你瘋了吧,你真的眾叛親離后還有誰敢認可你,把氣運分給你啊千萬別讓他和你斷絕關系

    投資系統素來溫和的聲音這時候尖銳難聽,尤博只覺得自己的耳膜被震得生疼。

    沒等他做出什么反應,尤爸爸已經轉頭看向教務處的老師,“老師,實在太麻煩你們了,他這樣的行為該接受怎樣的處罰就接受吧,我們就不耽誤你們的時間了。”帶著尤思源離開。

    “爸,爸,你們不能就這么離開啊,你們不能不認我這個兒子啊”尤博也顧不上丟臉不丟臉了,他扯著嗓子大喊起來。

    他話音剛落,前面走著的尤爸爸和尤思源的身體就是一陣顫抖。尤思源猛地轉過身,一只手捏成拳頭,攝人的目光落在尤博身上。

    嚇得教務處的老師連忙上前,強行把尤博扯住。

    尤思源收回拳頭,扶著尤爸爸,兩人攙扶著慢慢走出辦公室,背影里都透著寂寥悲傷。

    前腳尤爸爸他們剛離開,后腳尤博就聽到他腦海里的投資系統跳腳罵道廢物你都眾叛親離、名聲敗盡了,還想怎么走上人生巔峰啊

    一道強烈的、撕扯靈魂的痛楚直接在靈魂深處蔓延開,尤博出聲,抬手抱住頭蹲在地上。

    這股強烈的疼痛只作用在靈魂上,攻擊的是這具身體里面的靈魂。

    該死,選你當宿主后,我一直沒賺過氣運,現在要和你接觸綁定還需要倒扣我的氣運投資系統恨恨道,系統存活下去也是要氣運的,既然你從別人身上得不到氣運,那就把你身上的氣運都給我吧

    明明身體表面什么異常都沒有,尤博卻覺得他的靈魂要被撕裂開,有什么東西正在一點點從他的靈魂里被剝離。

    他止不住哀嚎起來,可這樣的痛苦還沒有結束。

    在心不甘情不愿的情況下,一個人的氣運沒那么容易剝離開,投資系統已經做好了天天折磨尤博的靈魂,從他的靈魂深處抽取氣運的打算。

    在尤博舍友的幫助下,尤爸爸把尤博欠同學的錢都還光了大大小小加在一起五千塊,真正大頭的還是那十萬塊。

    可還沒等尤爸爸去找那個富二代,富二代已經親口表示那個賭約只是個玩笑,不需要履行,主動為尤家免掉這一筆錢。

    在還錢時,尤爸爸和尤思源聽說了尤博昏迷被送校醫院的事情,卻沒打算去看他。

    很快,還好錢后,他們沒有在a市多待,訂了晚上的高鐵票就回家了。

    投資系統狠起來是真的很狠,無時無刻不在攻擊著尤博的靈魂。

    尤博每天抱頭喊疼喊難受,但校醫院的老師怎么檢查都沒檢查出問題,去大醫院檢查后也沒檢查出個所以然來。

    很快,學校方面的處罰下來了再次記一個大過,做勸退學處理。

    不管尤博有多不情愿退學,他總是無故曠課、在不到半個月的時間里連續記了兩次大過,學校憑借這兩點,態度強硬讓他退了學。

    尤博離開后,金融系再次恢復了往日的平靜。

    這一天,又在圖書館里枯坐一天的衡玉關掉文檔,輕輕吐出口氣。

    花了一個多月的時間,她終于能進行下一步計劃了。

    在這一個多月里,衡玉用了小半個月的時間才把前期的計劃羅列好,從公司的選址到器材的采購,從人才的邀請到資金的最大利用化接下來的大半個月里,她算廢了一堆稿紙,對于如何研究全息技術方才有了一個初步的想法。

    完成了上述的事情后,接下來她要做的就是邀請人才加入她的研發團隊。

    全息技術領域完全是一片空白,所以衡玉也沒打算去網羅什么專家,盯準了a大計算機、通信工程等專業的高材生。

    憑借著她手上的計劃和想法,當然還開出了很不錯的待遇,衡玉很輕易就把他們招攬進自己的團隊里。

    有了初始班底后,衡玉就開始挑選辦公地點,租下一整層樓,然后開始購買相關器械。

    這方面的花費很大,不過她放在股市里的錢翻了好幾倍,勉強能夠撐住這些花銷。

    沒過幾天,生物制藥公司那邊成功驗明了藥方的效果,爽快把錢打到衡玉的賬戶上。她照樣只留下一部分錢放在公司賬戶里,剩下一大半錢都扔進股市里。

    一切前期準備都就緒,團隊眾人就開始按照衡玉的想法摸索研究。

    她的設想沒有太大問題,但設想只是了一個研究方向,精確的數據還需要經過一次又一次的研究得出來。

    在這個過程中,失敗是十分正常的。

    衡玉網羅來的這些人才,在大一大二時就有機會進實驗室跟著導師做項目,雖然還年輕,對于失敗卻很平常心,做足了心理準備。

    研究的進度在緩慢而平穩的推進著。

    很快就到了年底,距離春節只有不到十天時間。

    容洛前段時間跑去國外玩了一圈。他在國外時就聽衡玉提過她要開一家公司,一下飛機,連家都沒回,直接讓司機把他送到衡玉公司樓底下。

    衡玉手里資金不寬裕,只租了一層辦公樓,稍微劃分一下,一小半留來當辦公區,剩下的都改造成存放器械的地方。

    容洛被前臺工作人員引進來時,左瞧瞧右瞧瞧,目光里滿是新奇。坐在辦公椅上的人全都埋頭忙著自己的事情,沒有人抬起頭打量他。

    衡玉的辦公室是單獨一間,容洛敲門進來時,衡玉正在敲擊電腦鍵盤,不知在做些什么。

    衡玉抬眼瞥了他一下,又重新把視線垂下,“你沒回家”

    容洛奇道“你怎么知道”

    衡玉抬手揉了揉眉心,換了筆紙,在紙上寫著推導公式,隨口回道“西裝太皺了。”

    容洛低下頭打量自己一下,抬手蹭了蹭鼻尖。好吧,他在機場候了很久的飛機,又在飛機上度過了一晚,現在西裝是挺皺的。

    他也沒太在意這件事,轉移了話題,“你打算開什么公司啊,怎么買了這么多儀器”

    容洛東望望,西瞧瞧,難以置信他就受到大學同學邀請出國玩了三個多月,衡玉就拉扯出了這么大的陣勢。

    看起來有模有樣的。

    他雖然不怎么管事,但眼界擺在那里,很清楚對方能做到這一點有多困難。

    衡玉笑了下,“暫時對外保密,不然等成果出來就沒有了驚喜感。不過”

    她停頓了下,賣了個關子。

    容洛耐不住性子,口快追問,“不過什么”

    “我手里的資金不夠,在考慮找風投拉投資。但如果容家樂意入股,身為股東,自然會知道我在研究些什么。”

    言語之間,她說的是“容家”樂意入股,而不是“容洛”個人入股。

    容洛狐疑打量她一眼,有些不確定這是她的語誤,還是她當真要找上他爸合作,想讓他幫忙牽橋搭線。想了想,容洛試探問道“怎么投”

    “投資三千萬,我可以給百分之十的股份。”

    她有很多賺錢的手段,這三千萬給一定的時間,對衡玉來說不是什么太大的問題。

    她會拉上容家,既是為了節省時間,最重要的還是因為一旦全息技術被研發出來,這塊蛋糕就太大了,肯定會有很多資本巨頭盯上她,倒不如提前稀釋自己手上的股份。

    “這不可能。”容洛震驚片刻,搖頭道,“我連你要做什么都不知道。”

    “全息技術。”衡玉重復,“我在研發全息技術。”

    對上容洛震驚到失聲的視線,衡玉放緩了聲音,指尖在桌面上敲擊著,

    “不是做單一的某個領域,而是研發全息技術。當這門技術研發成功,全息網游、全息電影一切你能想到的,不能想到的領域都會充斥著全息技術的身影。它的出現,會引領諸多行業的變革。”

    變革與動蕩之后,一切都會煥然一新。

    跟得上時代節奏的公司,會在變革后走上新的巔峰,跟不上節奏的公司就會掉隊。

    如今的資本巨頭公司,大多都是在互聯網的變革中走在了最前列,從而踩著其他對手走上巔峰的。

    容洛對商界不太關注,但只要想想未來會出現的變革,就忍不住激動到戰栗。

百度搜索 (快穿)女配是大佬 溜達網 (快穿)女配是大佬 xbtxt 即可找到本書.

章節目錄

(快穿)女配是大佬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溜達網只為原作者大白牙牙牙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大白牙牙牙并收藏(快穿)女配是大佬最新章節

奔驰宝马娱乐官网地址 湖北体彩11选5近50期查询 吉林快三走势图 股票1手是多少股 1分钟一开大发快三网址 广东十一选五走势图l 山东体彩11选5技巧 宁夏11选5的台子推荐一个 a股权重板块 河北排列7结果 快乐10分每天几点结束 福建福彩快三开奖 沈阳化工股票走势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山东群英会20选5玩法规则 广西快3遗漏数据分析 湖北快三老版形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