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快穿)女配是大佬 溜達網 (快穿)女配是大佬 xbtxt 即可找到本書.

    ()    榮明和苗豐茂摩拳擦掌時, 劉隊往衡玉身邊走來, 蹙著眉問道:“這到底是什么情況?”

    “釣到了條大魚。”衡玉手微揚,把手上那份傳真遞給劉隊。

    劉隊接過, 白紙上只有短短一行字——“交易”, 后面跟著時間和地點。

    無頭無尾的一份傳真。

    但劉隊的問題卻直擊重點, “他是什么身份?”

    “kts的核心人物, 這一次前來華國, 是為在暗地里重組華國的地下毒品交易市場。他明面上的身份是一個跨國公司的老總, 所以我推測他在kts里應該主要負責聯絡人脈。”

    kts最為人所熟知的核心人物, 是被通緝的大毒梟比爾, 他主要負責毒品流通、軍火走私。

    比爾的長相已經被官方所掌握, 他進入華國太過冒險,所以這一次前來華國的人是隱藏得很深的莫姆。

    劉隊猛地抬頭看向她,目瞪口呆, 半天才找回自己的聲音,“姐,我的親姐, 你剛剛說了什么?不是, 我們花了那么大力氣都找不到交易的時間和地點,結果你這不僅把時間地點弄清楚了, 還把這么核心的人物放倒了?”

    衡玉勾唇,“我有錄音,這是他親口承認的。而且最簡單的證明方式,就是看看明天凌晨在那個地方有沒有一筆上噸的毒品交易。”

    “這個大毒梟就差點被你掐死?”劉隊掃了眼莫姆脖子上的掐痕, 嘴角微抽。

    衡玉攤手。

    莫姆雖然也算是一名大毒梟,但他養尊處優慣了,不需要整日面對槍林彈雨,而是在背后和各國政府官員、商人、毒販進行利益博弈,再加上她有心算無心,對方的警惕心降到最低。

    這種情況下,幾招之內把人放倒多正常啊。

    兩人在交談之間,榮明已經神清氣爽走了過來,“劉隊,接下來要怎么辦?”

    劉隊欲言又止,想了想,“把人秘密扣押走。”

    好在他們要過來時,衡玉讓系統通知他們換一輛車,別用太招搖的警車。當時劉隊還不明白什么意思,現在一切都明白了。

    “安姐,這棟樓里沒其他人了?一個大毒梟怎么會獨自一人出現在這里?他身上有沒有藏著什么危險品?”

    不是劉隊過分謹慎,實在是他和禁毒大隊那邊的林隊認識多年,知道這些大毒梟的可怕難纏程度。

    要想抓捕到一人,都是用命生生填補出來的。

    衡玉沒說話,只是俯身拿起桌子上的遙控器,隨手按了幾下,劉隊就見他面前的投影被切分成很多個監控鏡頭。

    這些監控鏡頭涵蓋的范圍是整棟樓內部和它周圍。

    從鏡頭里,的確沒發現任何人的身影。

    “這個地方很隱蔽,是莫姆用來做毒品交易的地方。再加上幾個小時后就要有一筆幾噸的毒品交易,莫姆手下的人都在那邊守著,所以這附近才沒什么人把守。

    抓我來的那兩個男人為了不打擾莫姆的興致,在把我送到后也離開了。”

    “他身上我也搜查過了,你放心,都解決了。”衡玉輕笑,“距離交易的時間還有四個小時,我覺得現在最重要的是通知林隊他們。”

    ***

    凌晨五點,刑警大隊。

    被電話從床上吵醒的范局無困意,坐鎮于此。

    劉隊端著杯咖啡,時不時喝上幾口撐著。

    電話鈴聲響起,劉隊動作迅速接起電話,對面不知道說了什么,他臉上立馬露出笑容來,“好,等天亮了我就把人移交到你們那里。”

    掛斷電話,劉隊抬頭看向范局,“林隊他們和對方交上火了,但我方早有準備,就沒出什么大問題。他們還沒仔細清算毒品,但少說也有一噸重,都是最新型的毒品。”

    這說明衡玉的判斷沒錯,莫姆的確很有可能是kts的核心人物。

    范局激動之下,反而不知道該說些什么了,最后只能干巴巴夸道:“好啊好啊。”

    等天亮些,技術部的人前來取走莫姆的私人電腦,打算嘗試破解他的電腦密碼。

    隨后,劉隊帶隊前去莫姆所在的別墅,搜尋證據,并將那些照片都帶回來。

    而禁毒大隊的人也在行動起來,一邊順藤摸瓜,再次嚴厲打擊販毒集團,一邊審訊莫姆,想要從他嘴里了解到有關kts的情況。

    kts為禍甚遠,莫姆是國家方面抓到的、地位最高的人物了。

    范局親自帶著衡玉前去向幾位市領導做匯報,這件事也沒能瞞著,繼續往上匯報。

    沒過兩天,就有不少專家從帝都那里專門趕來,加入d市成立的專案組。

    又是三天,剛恢復一些元氣的d市地下販毒集團被一網打盡,之前行動時的漏網之魚無一人逃生。

    另一邊,警局的人對莫姆的審訊卻不順利——他太過難纏,根本不受警方言語技巧的蠱惑,偶爾說出來的話也難辨真假。

    毫無進展的情況下,這些人來找到衡玉。

    衡玉也在專案組里。

    她的側寫能力在這一年多的時間里得到了極大的認可,帝都那邊的犯罪側寫專家在聽說是要趕來d市后,主動提出有她在,自己沒必要參與進專案組里。

    ——她一個人就可以側寫出警方想要的東西了。

    專案組的同事見到她,開門見山問道:“那份錄音你是如何拿到的?”

    衡玉:“當時那種情況下,他以為我沒有任何反抗能力。殘暴的人也狂傲,自以為一切局勢盡在掌控之中。

    他欣賞自己的藝術品,但沒有人可以滿意他的傾訴欲,所以在他的獵物面前,他愿意傾訴很多東西。”

    這……

    幾個同事彼此對視。

    他們還想和衡玉取經,看看該如何撬開莫姆的嘴,可她說的這個條件根本無法達成。

    現在莫姆是獵物,他們是獵人,攻受位置已經顛倒。

    衡玉覺得他們沒辦法撬開莫姆的嘴,但審訊是必須的流程,所以她也沒說什么話。

    在同事向她打聽時,衡玉一五一十把事情說完,轉而將自己的精力都放在破解莫姆的私人電腦上。

    比起會說謊、語言技巧不遜色于談判專家的狡猾毒梟,那已經被記錄進電腦里的冰冷數據,是不會欺騙人的。

    在經歷重重困難、險些啟動電腦自毀程序的情況下,莫姆的私人電腦終于被破解密碼成功。

    從電腦硬盤深處,專案組的人拿到了一份特殊名單,并且搜尋到不少秘密資料。

    只是掃了名單一眼,范局就把電話打給了市領導。他神色嚴肅,一副嚴陣以待的模樣,很明顯這份名單并不簡單。

    再之后就是耐心等待帝都上面和其他國家交涉,考慮要不要聯合辦案。

    這個案子的復雜性,可以說是極為罕見的。也因此,等待的過程尤為漫長。

    等著等著,距離d市副市長選舉還有三天時間。

    就在這一天,副市長候選人之一的宋啟恒被匿名舉報,稱其曾收下過巨額賄賂。

    d市正是受到帝都關注的時候,這個消息一傳出來,宋啟恒就被檢察機關立案調查。

    他貪污受賄的數額極大,情節嚴重程度可以直接判死刑。

    很自然的,副市長一職落入他的政敵手里。

    宋啟恒就是宋家最大的靠山,為了宋啟恒的案子,宋家人在這段時間里東奔西走,忙得焦頭爛額。

    在這種時候,系統暗戳戳給宋家人發去匿名郵件,稱它是因為宋松靈得罪了自己,調查之下才發現了宋啟恒貪污受賄的事情。

    說起來,這一切都是宋啟恒咎由自取。但焦頭爛額的宋家人卻已經失去了理智。

    宋啟恒還在的時候,他們享受著擁有一位高官親戚所帶來的庇護和便利。當宋啟恒一入獄,庇護消失,他們連做生意都礙手礙腳的。

    所以當收到那封匿名郵件,連求證都不需要,急需要一個發泄口的宋家人就把矛頭對準了宋松靈。

    宋松靈被一通電話從縣公安局叫回來。

    剛一進門,她就被她爸一巴掌扇在臉上。

    巴掌聲清脆。

    宋松靈的臉立馬紅了起來。

    “爸!”她高聲尖叫,難以置信看過去,就發現她小叔等人都站在她爸身后,兩手抱胸一臉冷漠看著她。

    宋爸爸抬手指著宋松靈,怒不可遏,“你這逆女,別叫我爸,我沒你這樣的女兒。宋家精心養你二十多年,你就是這么回報宋家的!”

    這話聽得宋松靈莫名其妙,并且覺得委屈——如果不是為了伯父的面子,她怎么可能從刑警大隊離開,前去那沒什么前途的縣公安局啊!

    可她爸現在在說什么,她怎么什么都沒聽懂。

    認為自己為家族做了巨大犧牲的宋松靈瞬間紅了眼。

    “你還有臉哭!”宋松靈的奶奶素來最不喜歡她,這時候一翻白眼,拐杖就要往她身上戳過來。

    宋松靈下意識往旁邊一避。她咬著唇,看向宋爸爸,“到底發生了什么。”

    當下就有人快言快語說出了一切。

    “不可能!怎么會因為我的緣故!我從來沒得罪過別人!”宋松靈忍不住失聲尖叫。

    她人緣素來很好,怎么可能有人置她于死地。

    ——是的,在宋松靈看來,發這一封郵件,讓宋家人都厭棄她,讓她失去家族的庇護,已經算是要置她于死地了。

    宋松靈的堂妹冷笑一聲,“堂姐,你醒醒吧,你這么以自我為中心,總是覺得別人都沒你厲害,但凡比你厲害的都是裝模作樣。在學校里,你憑著家世讓大家圍著你轉,說說你已經孤立了多少女生了?”

    校園暴力別人而不自知,呸!

    如果不是長輩們更喜歡宋松靈,她至于天天忍讓宋松靈嗎!

    門還沒關上,隔壁別墅的人聽到動靜,要往宋家這邊探頭探頭,宋爸爸瞧見,急得連忙伸手拽宋松靈。

    宋松靈下意識避開,結果宋爸爸以為她要趁機鬧事,氣上心頭,再次一巴掌劈了過去。

    他生活瀟灑,背靠宋啟恒隨隨便便就能撈錢花,現在宋啟恒進了監獄,以后的瀟灑日子哪里還有!

    親女兒又怎么了,涉及到利益,宋爸爸連生吞了宋松靈的心都有。

    很快,宋松靈一臉哭哭啼啼跑回房間,把自己鎖在房間里不停哭。但哭累了,到飯點也沒人敲門喊她下去吃飯。

    等宋松靈自己餓得受不了,摸下樓想要去廚房找吃的時,卻發現他們連剩飯剩菜都沒給她留下來。

    她站在廚房門口,只覺得一陣天昏地暗。

    但她認真回想一通,還是無法想通到底是誰這么恨她,要她過得不好。

    帶著一頓情緒,第二天,宋松靈餓著肚子離開家,要前去縣公安局上班。

    結果掏鑰匙時,宋松靈才發現她的車鑰匙居然不見了!

    她難以置信走回家,想要重新找車鑰匙,卻見她的堂妹站在玄關邊,手里把玩著車鑰匙,惡劣笑著,“這是我的車了。”

    宋松靈還想發怒,結果就發現其他家人都臉色難看盯著她。

    沒辦法,宋松靈只好忍著一肚子氣,跑出別墅區去打車。

    等到縣公安局自然是遲到了,結果恰好被上司逮住,批評了一頓她的工作作風。

    下班后,宋松靈不想回家,打算去購物放松自己憋屈的心情。

    挑了一大堆東西,付款時服務員卻告訴她卡已經刷不了了。

    ——都被凍結了。

    當宋啟恒的審判下來,他的財產被沒收,連帶著宋家的公司也被查。

    宋家怎么可能干凈得了,一查自然是一個準。

    這下子不僅靠山失去了,連公司都沒了,曾經讓宋松靈萬分看不上的工作也都給丟了。

    多年以后,宋松靈一直活在宋家人的埋怨之中。

    容貌衰敗、做著普通工作的宋松靈回憶起年輕時候的生活,都只剩下了不真實——

    她真的有過那么幸福的生活嗎?

    那她又是如何淪落到了今天這一步呢?

    ***

    話說回當下。

    衡玉結束一天的工作,終于能回家睡一覺好的。

    正準備關燈,就聽到系統說起宋松靈的情況。

    她居然說發郵件的人是想要置她于死地!

    原劇情里,溫庭可是直接失去了性命。

    宋家人也搞笑,宋啟恒貪污了上億,被判死刑不是很正常嗎,他們就把氣都灑在宋松靈身上

    衡玉淡淡道:“一個是自我意識過剩,另外的,是習慣性把鍋甩在別人身上。”

    她閉上眼,關掉燈休息。

    第二天是周五。

    溫庭下午就要坐飛機前去外省上大學,到了中午,衡玉特意請了假。

    一家人先去常去的私房菜館吃了午飯,然后才開車趕去機場。

    時間差不多了,溫庭托運好行李,準備進去安檢。

    他一一摟過家人,最后一個是衡玉。

    溫庭這個年紀,正是介于少年與青年之間,嘴角的笑容帶著銳利,眉眼帶傲。

    他已經很少和衡玉撒嬌了,但這時候,還是忍不住和衡玉道:“再忙也不能忘記和我視頻。”

    衡玉輕笑,“好。”

    “算了算了,您老人家能力大責任大,反正一有空看到我的消息都要回。”

    衡玉再次說好,“又不是生離死別,搞得那么嚴肅干什么。”

    “喂喂喂,我國慶不回來,這一分別就得四五個月呢。”溫庭不爽了。

    他還沒走呢,他姐就一點兒都不想他,等他到了大學那還得了,果斷是失寵的命啊!

    衡玉忍不住笑,“那我給你來段側寫?”

    “你性情開朗,平平安安。往后余生,更是順遂。”

    明明想要翻白眼說他姐居然會煽情,但莫名其妙的,溫庭很想哭。

    就好像,這一切是他曾經沒有擁有過的。

    但真奇怪,他明明一直活得順風順水的,為什么會有這種莫名其妙的感慨?

    溫庭搖頭,嘟囔道:“這絕對是你有史以來最短的一次側寫。”

    把背包往身后一甩,溫庭轉身走去排隊等待安檢,手卻高高揚起,朝著衡玉他們揮動。

    衡玉一行人很快離開機場。

    衡玉扣上安帶,正準備開車,她突然接到了顧向陽的電話。

    電話一通,顧向陽就激動道:“吉慶落網了,他出車禍被撞,送去醫院輸血時被認出來了。”

    吉慶,連環殺人兇手,在逃超過十幾年。

    顧向陽的女朋友陳青音雖然是被祁氏集團的人殺害的,但殺人手法卻是模仿吉慶。所以顧向陽一直很關注有關吉慶的消息。

    他從新聞上得知后,很快就給衡玉打來電話。

    衡玉真心道:“恭喜。”

    直到此刻,顧向陽是真真正正可以拋開一切,重新擁抱新生活了。

    沒過幾天,衡玉收到來自戴雅的郵件。

    莫姆出事前不久,戴雅給衡玉發過一封郵件——那時候她正待在普羅旺斯里,游敞在薰衣草花海之中。

    莫姆出事后,衡玉回復郵件,并告知了有關莫姆的事情。

    戴雅一直沒有回復。

    直到今天,戴雅發來了一封新的郵件——是一張朝陽初升的照片。

    衡玉笑著關掉郵件。

    沒過多久,帝都上面終于傳來消息,稱已經與不少國家溝通好,會趁著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狠狠打擊kts。

    kts的主要活動范圍還是在國外,專案組抽調了一部分專家趕赴國外,參與進幾國聯合行動中。

    而衡玉身為犯罪側寫領域的專家也在其中。

    幾國聯合行動極容易出現問題,但很快,衡玉就以幾次行動中的準確預判和高超的能力手段,在其中擁有極大的話語權。

    當然,除了她的強硬作風和手腕以外,華國在國際地位不斷提高,也是她能擁有極大話語權的原因。

    四年之后,kts遭受致命打擊,最大頭目比爾更是在混亂槍戰中被擊斃。

    擊斃他的人,不是參與行動的維和部隊,而是衡玉本人。

    當初從美國求學成功,返回華國時,她的導師羅伯特曾經說過,希望在不久之后,人們談到華國的犯罪側寫師,能第一個想到她的名字。

    如今只不到六年的時間,她在犯罪側寫領域已是名聲大噪。

    但因為kts勢力盤根錯節,還有很多人在外逃竄,為了保護她,衡玉的事跡沒有進行相關報道。

    此后的很多年,她一邊繼續工作側寫案子,一邊也會分神盯著kts漏網人員,盡力把所有的漏網人員一網打盡。

    她的相關資料被隱瞞得很好,不擔心危害到家人,可她自己卻幾次被暗殺,更是被毒梟重金懸賞。

    偶爾和劉隊他們發郵件,衡玉都挺灑脫的。

    和系統聊天時,她唇角笑容更是銳利,“膽敢重金懸賞我的項上人頭,我就能讓他們有來無回。”

    “這只會更堅定我打擊毒品的想法。”

    她一直沒怎么回國,留在國外工作,不就是志在于此嗎。

    在d市做案件側寫的日子還是□□逸了。

    國際犯罪網絡根深蒂固,里面的水一層比一層深,她不介意一步步撅開表層,露出里面難化的堅冰,讓其暴露在陽光籠罩之下。

    為此,縱使困難重重,也無懼深淵逆行。

    —————————

    番外:

    很多年后,陶星華已經成長起來,取代衡玉的位置,成為d市刑警大隊的犯罪側寫師。

    并且受聘成為d大犯罪學專業的副教授,每周會抽出時間給學生上實踐課程。

    這一天,他照例站在講臺上,給出一個在他當側寫師的生涯中比較典型的案件,讓下方的同學就他給出的信息進行側寫。

    “我給的提示到這里為止,你們開始側寫吧。”

    陶星華輕笑道,留出足夠的時間給下方的同學。

    他自己卻是坐在門邊,抱著本新出的犯罪學書籍在翻看。

    書籍的作者是安衡玉。

    作者介紹那一欄里,沒有過多筆墨介紹她的身份,但那最簡單的幾個頭銜,已經足夠說明她在犯罪側寫領域的地位——

    享譽海內外的犯罪側寫專家,杜威爾大學犯罪學專業榮譽教授。

    他正看得入迷,不知為何,原本安靜的教室底下卻突然傳出驚呼聲。

    陶星華性子雖溫和,在治學上卻十分嚴謹,很不喜歡他的課上有人喧嘩。所以他蹙著眉,抬起頭環視教室一圈。

    被他這么一掃視,教室很快安靜下來。但沒過兩分鐘,教室再次出現吵鬧,陶星華發現很多人臉上都有激動神色。

    他離第一排近,隱約聽見坐在第一排的同學輕聲念叨著“太厲害了”“臥槽,不知道陶老師認不認識她”之類的話……

    陶星華這一次沒生氣,他起身,走到第一排同學面前,笑著問道:“發生了什么?”

    剛剛在說話的是個女生,被陶星華這么一問,她頓時被嚇了一跳,又不敢不答,只好吞吞吐吐道:“老師,我們在看這一屆世界□□的獲得者,她居然是我們國家的犯罪側寫專家,老師你認識她嗎!”

    甚至不需要看照片,只聽學生的描述,陶星華就知道那個人是誰了。

    他勾起笑容,不知為何又覺得眼鏡有些模糊,連忙把眼鏡摘下來擦了擦水霧,努力把淚意逼回去,“我當然認識她。”

    “她獲得世界□□了嗎?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女同學有些摸不著頭腦,但她身后的人撞了撞她,低聲說道:“你看書不記作者啊,安衡玉教授的書你讀得還少嗎?那可是每個老師的必薦書目啊。”

    “啊,我好像記起來了……她不是被很多學長學姐稱為大魔王嗎,可長得也太漂亮了吧……”

    陶星華已經把眼鏡擦好。

    他重新把眼鏡戴上,笑道:“你們啊,該多關注關注她的事跡。”

    他抬起頭,腦海里又回想起接受對方教導的那短短幾個月。

    那幾個月里,他著實受益良多。

    “當年我在實習時,她是我的老師。”

    “該如何概括總結犯罪側寫師這個職業,側寫罪犯、安撫亡者這句名言就是她說的。”

    “但她后來很多年里做的,都不僅僅是安撫亡者,更是在以一己之力,撬開污土堅冰。”

    “你們是犯罪學專業的學生,大多都聽過她的名字,也隱約聽過她的事跡。可在更多人那里,她的事跡甚至是名字,都是不為人所知的。”

    如今,她的照片、事跡終于可以在網上流傳開。

    于深淵逆行如此多載,終于得享應有榮光。

    作者有話要說:  如果我沒有準點更新,是會在簡介那里掛請假條說明理由的~

    鋪得太大,寫到收尾卡了一天,感謝基友天下給我啟發

    有讀者指出一個很明顯但我從頭錯到尾的bug,實在太尷尬了,我白天估計會多次修文

    下個世界還在糾結,很有可能是民國篇

    在結尾再掛一遍預收——

    犯罪側寫[刑偵]

    簡介:

    南津市刑偵大隊自設立犯罪側寫師一職起,接連幾任犯罪側寫師在案件中均處于邊緣地位

    一年后,在一片質疑聲中,年輕的犯罪側寫專家慕初被特聘回國,加入南津市刑偵大隊

    ——我必將永遠站在面對罪犯的第一線,側寫罪犯,安撫亡者。

    ——警局可是除了醫院之外,最見慣世間人生百態的地方。

    而犯罪側寫師,更是要直面最冰冷的惡意,凝望深淵。

    ps:大女主爽文,女主美且強,非重生但智商爆表

    男主已定,大學文學系教授

    懸疑文,主犯罪側寫,架空文,私設多

百度搜索 (快穿)女配是大佬 溜達網 (快穿)女配是大佬 xbtxt 即可找到本書.

章節目錄

(快穿)女配是大佬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溜達網只為原作者大白牙牙牙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大白牙牙牙并收藏(快穿)女配是大佬最新章節

奔驰宝马娱乐官网地址 上海11选五5开奖结果3D 燕赵风采排列七走势图带连线 甘肃快3历史查询结果 湖北11选五中奖技巧 彩票app下载软件 股票开户最低多少钱 江苏快三大小计划下载 河南福彩快三预测 浪潮信息股票怎么样 青海快3开奖结果今天75 新疆福利彩票喜乐彩的介绍 广东好彩1走势图 今期马会开奖结果现场 股票在底部放量下跌 7乐彩开奖结果今天 贵州快3一定牛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