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快穿)女配是大佬 溜達網 (快穿)女配是大佬 xbtxt 即可找到本書.

    ()    范局得知劉隊的決定后, 并沒有表示反對。

    然而, 身體恢復不少的宋松靈得知此事后,只覺得天打雷劈——她做了什么, 她只是想要幫助一個倍受家庭欺負的老人, 還因此受了重傷要在醫院躺上十天半個月, 從小到大她都沒有受過這么嚴重的傷, 結果劉隊說她的實習不合格就是不合格?

    這憑什么啊!

    宋松靈身體還沒好, 也沒上刑警大隊鬧, 她知道自己的靠山是誰, 很快就把電話打去給她伯父。

    然而, 電話一接通, 宋松靈反而被她伯父教育了一頓。

    “刑警大隊你就別想了,范局那邊已經明確表示過刑警大隊不會再接納你。

    你實習不合格,等你畢業后我先把你安排到縣公安局, 在那里工作幾年,等風頭過去了我再找關系幫你往上調吧。”

    安撫是這么安撫,但宋家那邊已經決定, 等這場風頭過去, 就直接把宋松靈嫁人好了。

    她伯父說完之后,也沒給宋松靈哭嚎的機會, 直接把電話掛掉了。

    宋松靈握著手機,聽著話筒傳出來的忙音,臉上一陣難堪。

    她咬了咬唇,不甘心就這么認命, 換了苗豐茂的電話給他打過去。

    電話剛一接通,宋松靈帶著哭腔的聲音就從話筒里傳出來,“苗師兄,我到底做錯了什么啊,我明明是個受害者不是嗎?為什么劉隊不允許我留在刑警大隊!

    四個實習生一塊兒來刑警大隊實習,結果只有我一個人不合格,讓班上其他同學知道他們得怎么看我啊,我為了這個案子受了這么重的傷,劉隊就不能顧及顧及我現在還躺在醫院里嗎?”

    苗豐茂握著電話,一臉尷尬,遲疑著道:“松靈,你的筆錄讓劉隊很生氣。”

    在筆錄里,宋松靈程沒提自己的失誤,也沒提自己的私心,努力把自己往光偉正的形象塑造。

    她的筆錄和陳浩的筆錄放在一起看,苗豐茂都替她難堪得慌。偏偏這件事又不好和對方直說。

    再說了,劉隊要真是那種會顧及的人,當初去祁氏集團會所抓人時,他的動作就不會如此干脆利落,完不怕得罪那些去會所享受的老總。

    “我沒在筆錄里說謊,沒有違反規定不是嗎?劉隊為什么要生氣?”宋松靈有些心虛,但還是咬死了自己的無辜。

    苗豐茂的手機漏音有些嚴重,榮明就坐在他身邊,耳尖捕捉到這句話,不由一陣冷笑。

    “有些話老苗不好說,我可沒有苗豐茂那么顧及。利用自己學過的專業知識避重就輕,比普通人面對警察說謊還要更為不恥。”

    話剛說完,電話那頭就傳來一陣忙音。

    從榮明開口,苗豐茂就意識到不好了。他下意識想要回撥電話,榮明卻伸手格擋住他的動作,“老苗,你覺得我的話說錯了嗎?你知道我,如果她能承認錯誤,我也不會說得這么直白。”

    苗豐茂輕嘆了口氣,“她畢竟還躺在醫院呢。”

    這話一出來,榮明不由抬手蹭了蹭鼻尖,“也對,不過別想我給她道歉。如果不是安姐厲害,她現在就不只是躺在醫院了,可從她清醒到現在,有給安姐打過電話道謝嗎?”

    另一邊,宋松靈在醫院里,握著手機失魂落魄,想要裝一發苦肉計,但腹部的傷口還在隱隱作痛,如果后期修養不當,腹部絕對會留下一道丑陋的傷疤。

    這么一想,宋松靈又實在不能咬牙做出苦肉計,只能一臉氣悶倒回去。

    沒過幾天,系統對衡玉道:原女主出院了,她伯父把她安排到縣公安局工作,她一直在鬧騰。但她伯父已經和那邊打好了招呼,根本不允許她反對

    “以她的性子,會把手里的牌越打越爛的。”衡玉摘下蒸汽眼罩,午覺結束。

    “你幫我盯著她的伯父宋啟恒,聽說他最近正在競選副市長一職,如果有什么問題,直接把匿名郵件發去給他的競爭對手吧。”

    原劇情里,宋松靈靠著家里的勢力和祁氏集團的勢力逃避責任,那就看看,當家族不能庇護她,她反倒成為拖累家族的存在時,又會有何等下場。

    衡玉從沙發上坐起來,準備繼續工作。

    沒過幾天,就到了周末。

    距離陳老爺子七十大壽的晚宴也只有兩天的功夫。

    溫庭已經選好學校和專業,他不再像前一世一樣留在d大,而是打算去外省見見不同的風景。也沒有堅持當初的戲言要加入警校,而是規規矩矩選了自己所喜歡的金融系。

    看起來不夠沉穩的少年,已經做好了有關未來的規劃。

    這一天他就坐在沙發上打游戲,瞧見衡玉,連忙招了招手,“姐,快來看我和媽媽給你挑的晚禮服。”

    衡玉眉梢微揚,信步走過去,將禮盒里擺放著的晚禮服取出來。

    ——暗紅色短裙,裁剪極好,氣質出眾的人穿上這種款式經典的裙子,反而更容易凸現自己的容貌和氣質。

    晚禮服旁邊,還有另一個小一些的禮盒。

    衡玉把小禮盒打開,里面擺著一對精致華美的黑色蕾絲手套。

    這是得知溫庭和溫媽媽正在逛街給她挑晚禮服時,衡玉發了條短信,讓他們幫忙多挑一對配套的手套。

    溫庭從沙發另一邊湊了過來,“姐,你怎么突然想買手套了。”

    “自然是因為有用。”

    不會和案子有關吧。溫庭在心里吐槽,卻沒有問出來。

    ——但凡和案子沾邊,他都能很好克制住自己的好奇心。

    溫庭揚了揚眉梢,“禮服是媽挑的,但手套是我挑的,好看吧。”

    “很漂亮。”衡玉笑著夸獎,又問,“星期天的晚宴你要去嗎?”

    “當然不去,媽不允許我當電燈泡。”溫庭對此頗為憤憤不平。

    很快就到了星期天。

    衡玉陪著溫媽媽去做造型,一直等到下午四點,司機才開著車把他們三個人送到宴會舉辦的酒樓。

    車門被服侍人員打開,衡玉從車后座走下來。

    也不知是不是巧合,他們后面那輛車也停了下來,從車后座走下來的人恰好是穿著一身黑色西裝的莫姆。

    他扯了扯領帶,戴著白色手套的左手還戴著一枚形狀古樸的戒指。那雙淡藍色的眸子隨意打量四周,最后與衡玉對視上,原本冷冰冰的臉上浮現出如沐春風的笑容來。

    但當他的視線下移,落在衡玉那戴著手套的手上時,眼神不由閃了閃,再抬眼看向她時,沒太掩飾自己的情緒,目光越發灼熱。

    “莫姆先生。”溫爸爸瞧見他,迎上去和他打招呼。

    莫姆笑著與他打招呼,隨后視線再次落在衡玉身上,流露出淡淡的笑容,“安,好久不見,你穿這一身裙子很好看。”

    衡玉微笑,“莫姆先生客氣了。”

    莫姆不再說話,他先行進入會場,衡玉挽著溫媽媽的手,踩在紅地毯上走進去。

    還沒到晚宴正式開始的時間,但提前到達的賓客已經很多了。此時眾人三三兩兩湊在一起聊天,或是應酬,或是趁機結識人脈。

    溫爸爸也挽著溫媽媽去應酬,衡玉獨自走到角落,隨便端起杯紅酒,往角落的桌子一坐,托著腮隨意掃視周圍。

    而莫姆這個從美國前來的商業巨頭眾星捧月,滿臉笑容,被一個又一個不認識的人笑著討好并且敬酒。

    沒過多久,壽宴的主人公出現,站在二樓發言。當他的發言結束,也意味著晚宴正式開始。

    燈光開始變得黯淡下來,音樂響起,舞池中間出現空地,不少男男女女走進舞池里跳舞。

    衡玉沒繼續坐在角落,而是換了個地方,倚著高大的柱子欣賞著舞池里搖曳的人群。

    中途有好些人過來邀請她跳舞,衡玉也沒部拒絕,下舞池跳了一場熱個身就上來了、

    “不繼續跳舞嗎?”不知何時,莫姆端著酒杯來到她身邊。

    衡玉偏頭看過去,微微搖頭。

    “你跳得很好看,應該多跳會兒。站在旁邊欣賞別人跳舞,該是我們這些年紀的人做的。”

    衡玉唇角輕勾,“莫姆先生說笑了。”

    莫姆也跟著笑,“我以為你會說,我其實不老,邀請女伴下場跳舞也沒什么。”

    “然后你再順勢問能不能邀請我一起跳舞。抱歉,我對和你跳舞沒什么興趣。”

    音樂聲變了,舞池里的燈光也隨之一變,五顏六色的燈光打在衡玉身上,莫姆有些看不清她臉上的表情。他下意識湊近了些,“安,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我總覺得你并不喜歡我?”

    衡玉往后退開一步,拉開兩人的距離,“不是錯覺,從第一次見面開始,我就覺得你并不如明面上那樣無害。”

    ——她很了解該如何引導這個變態的興奮。

    果然,在聽到她的話后,莫姆忍不住抬起手,用拇指指腹擦過嘴唇,舌頭頂了頂后槽牙,“你該知道,我畢竟是資本家。”

    衡玉端起酒杯,輕輕抿了一口酒,“刑警大隊的花都是你讓人送的吧。”

    紅色的酒,黑色的手套,從鏤空之處透出來的細膩修長的手指。

    莫姆的目光隨著她的手在移動,興奮在聽到她的話時達到最高,“你能猜出來?你真是個聰明的女孩。第一次見面時你在防備我,我卻從那時候就開始迷戀你了,你這么聰明,讓我都有些舍不得了。”

    衡玉繼續把玩著酒杯,“迷戀我的手嗎?”說完,她把酒杯放在旁邊,走進陰影里,莫姆便再看不見她的手。

    他并不意外她猜出來,低低笑道:“你很聰明,可不夠聽話,所以我還是舍得的。”

    對方是很聰明,但他還是更喜歡靜靜欣賞藝術品。

    而且一個聰明的犯罪側寫專家,如果不直接解決掉,再多留她一些日子,她會察覺出更多東西的。

    ——直到現在,莫姆依舊覺得一切還在他的掌握之中。聰明人可以發現他身上的違和,但他卻不覺得衡玉能猜出他的身份,頂多發現他是一個對手極度迷戀的變態罷了。

    衡玉察覺出他身上的冰冷殺意,反倒輕笑了一下。

    她幾次言語間的挑釁,就是為了確保莫姆在今天出手。如果他不在今天出手,等他離開華國到了美國,事情會變得非常復雜。

    “我去趟洗手間。”

    衡玉說完,轉身離開,同時在心里對系統道:“從現在開始,把我周圍所有的監控都掌控好。”

    來參加這次晚宴,她并沒有安裝什么微型監控器。如果莫姆當真是kts在華國的最高負責人,以他的謹慎,她在身上安裝微型監控器是沒有用的。

    所以這一次,她要利用系統來作弊。

    系統激動道:好好好,都交給我吧!啊啊啊,它終于能派上用場了!

    衡玉勾唇輕笑。

    要去洗手間,需要先經過一個小花園。小花園里有不少人在周圍走動,月光雖然不夠明亮,但燈光恰到好處。

    衡玉從洗手間出來,剛走到小花園,鼻尖就嗅到一股很濃郁的熏香味道。這股味道很奇怪,剛聞進去一些,她就產生了一股暈眩感。

    衡玉抬手,裝作在打哈欠,同時動作極為快速隱蔽的往嘴里塞了一顆特質的藥丸。

    同一時間,整個宴會會場的燈光部滅掉。由明亮到黑暗,正常人在這一瞬間夜視能力會很差。

    衡玉剛把藥丸咽下,旁邊的假山突然竄出來一個人,用倒有強效藥劑的布捂住她的嘴,一把將她拖進假山里的通道。

    幾秒之后,兩人消失在通道里。而通道大門被機關操控,很快就閉合上,假山看著與之前沒有任何區別。

    因為突然的停電,會所里一陣慌亂。

    溫爸爸挽著溫媽媽的手,擔心她被人撞倒,就扶著她往外圍空地走。

    溫媽媽抱怨道:“怎么突然停電了,陳家的宴會不該出現這些低級錯誤才是。”

    溫爸爸安撫性的拍拍她的后背,“你給玉兒打個電話吧,問問她在哪里。這么一停電,再好的興致都被敗壞了,等燈光重新亮起,我們就回家吧。”

    但當電話撥過去,那邊卻一直沒有人接聽。溫媽媽發了消息,也沒收到衡玉的回復。

    作者有話要說:  莫姆:自信

    衡玉:翻船近在眼前

    每個世界收尾我都好興奮啊

    弄好刑偵文預收了,感興趣的大家可以收藏一波,順便趁機求個作者收藏

    ————————

    犯罪側寫[刑偵]

    簡介:

    南津市刑偵大隊自設立犯罪側寫師一職起,接連幾任犯罪側寫師在案件中均處于邊緣地位

    一年后,在一片質疑聲中,年輕的犯罪側寫專家慕初被特聘回國,加入南津市刑偵大隊

    ——我必將永遠站在面對罪犯的第一線,側寫罪犯,安撫亡者。

    ——警局可是除了醫院之外,最見慣世間人生百態的地方。

    而犯罪側寫師,更是要直面最冰冷的惡意,凝望深淵。

    ps:大女主爽文,女主美且強,非重生但智商爆表

    男主已定,大學文學系教授

    懸疑文,主犯罪側寫,架空文,私設多

百度搜索 (快穿)女配是大佬 溜達網 (快穿)女配是大佬 xbtxt 即可找到本書.

章節目錄

(快穿)女配是大佬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溜達網只為原作者大白牙牙牙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大白牙牙牙并收藏(快穿)女配是大佬最新章節

奔驰宝马娱乐官网地址 长期炒股有赚钱的吗 6日股票推荐 广西双彩最新开奖号码 乐配资斑疤敌 河北快3开奖直播 甘肃快3号码分布图 下载北京快三助手 创业板网上开户 广西快乐十分玩法与奖金表 海南七星彩打4个号码 pk10计划免费手机软件 上海快3开奖l结果 炒股网上能开户 福彩广西快乐十分直播 新100真假钱怎么分辨 航天科技股票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