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快穿)女配是大佬 溜達網 (快穿)女配是大佬 xbtxt 即可找到本書.

    ()    別墅里, 莫姆就坐在戴雅身邊, 筆記本電腦放在他膝蓋上,正在處理公司的文件。

    余光掃到戴雅失望的表情, 莫姆扭頭看她, 柔聲道:“怎么, 是安拒絕了?”

    “對啊, 她的工作也太忙了。”戴雅無奈嘆了口氣。

    莫姆輕笑, “有可能是安不想和我一起吃飯。”

    “怎么可能, 會有人不喜歡爸爸嗎?”戴雅抱著他的手撒嬌。

    瞥了眼電腦右下角的時間, 戴雅從沙發上站起來, 動作里透著雀躍, 滿是對即將開始周游世界的期待。

    “我先去洗個澡,等會兒下來和爸爸一起吃飯。”

    等戴雅離開,莫姆臉上的笑收斂了一些。

    他打開一個文檔, 里面存放有數十張照片。

    鼠標光標移動,莫姆將第一張照片點擊放大,衡玉的照片便出現在電腦屏幕上。

    ——正是那張她抬手梳理頭發的照片。

    莫姆用手托腮, 懶洋洋欣賞著她的手指, 終于忍不住舔了舔嘴角,壓下從心底升起的幾分燥熱。

    “側寫領域極為有名的犯罪側寫師嗎?那要在被你找出馬腳之前, 先把你好好珍藏住。”

    “藝術品就該安安靜靜待著讓人欣賞才對,放在外面,看到你的人太多了。而且出現損傷,那多讓人心痛啊。”

    ***

    兩日后, d市機場。

    衡玉為了趕上送戴雅登機,還是提前一個小時從警局離開。這時候不是上下班高峰期,路況良好,她開車花了大半個小時就順利抵達機場。

    下車找到戴雅時,她已經取好機票,身邊放著一個行李箱。而莫姆站在她身邊,側頭聽著戴雅說笑,唇角勾起。

    他今天穿了一身休閑裝,左手依舊戴著款式簡單的白色手套,雖然上了年紀,但身居高位久了,氣質出眾。

    電梯從一樓到了三樓,衡玉剛走出電梯,戴雅就已經發現了她,抬起手激動揮道:“安,我在這里。”

    衡玉穿著比較隨意,聽到戴雅的聲音,便朝戴雅走過去,同時目光微微移動,落在莫姆身上,臉上露出禮貌的笑容——

    沒有表現出任何異樣,是一個年輕人對待朋友父親的正常表現。

    至少莫姆絕對沒辦法想到——眼前這個被他視為獵物的人,早早盯上了他,更是隱約窺見他的秘密。

    來到近前,衡玉先是與戴雅打了聲招呼,方才看向莫姆,“莫姆先生。”

    莫姆那雙淡藍色的眼睛緊盯著她,“安,我可以這么稱呼你吧?”他把戴著手套的左手伸了出來。

    衡玉卻像沒注意到一樣,扭頭和戴雅交談。

    對方瘋狂對著她的手意.淫以求滿足,她不介意不講禮儀一次。

    那只戴著手套的手懸在空中,察覺到衡玉并沒有伸出手的意思,莫姆自嘲一笑,從容把手收了回去,站在旁邊看著兩人聊天。

    兩人站在原地聊天,莫姆的視線微垂,不由自主落在她的手上,隨后他的神色猛地一僵。

    ——白皙的手背染上了黑色的墨跡,應該是她取墨水時被墨水濺到了手背。

    那塊墨跡并不大,但在干凈的手背上盛放著,顯得十分礙眼。

    礙眼到莫姆無法抑制的升騰起一股煩躁來。

    他掏出一包紙巾,遞到衡玉面前,溫柔道:“你的手背染有墨跡,擦一擦吧。”

    衡玉接過紙巾,輕笑著道了聲謝,把紙巾在手背上隨便一擦,本來不大的墨跡反而染得大半個手背都是了。

    莫姆:“……要不要去洗手間洗個手?”

    衡玉好像有些驚訝他的提議,抬起頭看了他一眼,方才搖頭婉拒,“應該沒關系吧,也不明顯。”

    說著,把紙巾揉成團,扔進旁邊的垃圾桶里。

    莫姆心底的煩躁更濃,偏偏他扮演的角色是個風度翩翩的長輩,只能笑著站在旁邊,安靜聽著兩人閑聊。

    這就是他為什么要收集這些藝術品的原因了。

    這么美好的藝術品,它的擁有者卻無法時時刻刻愛護,讓它染上塵埃,讓它被那些卑劣的人觸碰玷污。只要這么一想想,莫姆的眼睛里就有殺意升起來。

    他低下頭:動作得再快一些,不能夠再等了。

    衡玉偏頭朝戴雅微笑,余光卻落在莫姆身上:該忍不住了吧,你打算什么時候露出馬腳?

    戴雅的行李已經讓司機拿去辦理托運,時間差不多了,戴雅抱住衡玉,“安,我準備過安檢了,再見,我到每個地方都會給你拍照片的。”

    衡玉回抱她,“旅游愉快。”

    戴雅離開華國反而是一種幸運,她不需要留下來,直面最殘酷的真相。雖然她總會知曉她所崇拜的父親到底是一個怎樣的魔鬼。

    等戴雅拎著手提包走進安檢口,莫姆扭頭向衡玉微笑,“安,需要我送你回家嗎?”

    衡玉婉拒,“不麻煩莫姆先生了,我是自己開車過來的。”

    “這樣啊,那路上小心。”

    上了車,衡玉打開空調,打開音樂,這才慢悠悠從包里取出濕巾,一點點將每一根手指都擦拭干凈。

    衡玉回到家時,溫爸爸正在和溫媽媽聊天,說起半個月后就是陳老爺子七十大壽。

    陳家的勢力根深蒂固,在d市存在歷史悠久。祁氏集團倒下去后,不顯山不露水的陳家就順勢起來。這一次為了慶祝陳老爺子的大壽,他的晚輩將會在d市最豪華的酒樓舉辦一場極為盛大的晚宴。

    溫爸爸道:“我聽說這次晚宴會有很多青年才俊參加。玉兒啊,你年紀雖然不大,但警局里工作忙,也認識不了什么出色的年輕人,下個星期你就一塊兒過去吧。”

    溫庭坐在旁邊擠眉弄眼,“對啊對啊,我姐在警局能認識的年輕人,大多都是要吃牢飯的。”

    話剛說完,溫庭后腦勺就挨了一巴掌。溫爸爸瞪他,“不會說話就閉嘴,我讓你說話了嗎?這么閑的話,就快點回房間選你的高考志愿。”

    高考成績已經出來,現在是挑選志愿的時間。溫庭的高考成績很好,挑選學校、專業的空間很大,但選擇空間一大,他又不免開始糾結起來。

    衡玉坐在旁邊,失笑看著他耍寶。

    溫庭朝衡玉吐了吐舌,乖乖跑回房間。

    等客廳重新安靜下來,衡玉才看向溫爸爸,“那場晚宴在下周日嗎?”

    “對,也不耽誤你工作。”

    衡玉勾唇笑道:“那我也去吧,好久都沒湊過熱鬧了。”

    類似這種在商界最頂尖的宴會,以溫家在d市的底蘊,要想拿到邀請函其實還是差了一些。

    接下來那場宴會她當然要去,不然她這種生活極為規律的人,要怎么給莫姆制造下手的機會。

    “對了,爸爸,莫姆先生是不是準備回美國了?”

    溫爸爸道:“對的,他在這邊的生意已經處理好,說是美國總部那邊還需要他坐鎮,大概在一個月后回去吧。你怎么突然問這個問題了?”

    “昨天我送戴雅登機時,在機場碰到他了。”衡玉隨口解釋。

    一個月后才回美國嗎?那時間正好。

    ***

    刑警大隊眾人已經習慣了花店工作人員每天早上送花來給衡玉。

    雖然衡玉每次收到花后態度都很無所謂,以至于很多人在背后思考安姐是不是遇到什么變態跟蹤狂。偏偏本人沒反應,他們這些吃瓜群眾討論個幾天,也就不怎么關心這件事了。

    但這一天,花店工作人員來了,除了送一捧玫瑰外,還有一個包裝精美的禮盒。

    雖然不知道禮盒里面裝著的是什么,但單看禮盒上的牌子名字,就足夠吸引人的注意力了。

    衡玉接過了花,卻沒接那個禮盒。

    花店的工作人員擠出笑容,把禮盒往衡玉面前遞,“安小姐,這也是那位先生送給你的。”

    “無功不受祿,這個禮盒太貴重了,明天你把禮盒還回去吧。”

    一束花的價格不貴,但禮盒里面的東西售價就高了。

    “可……”

    工作人員話還沒說完,榮明已經插話進來,嚷道:“我們要開始上班了,你要耽誤刑警工作嗎?”

    衡玉失笑,朝工作人員點頭,隨手把花丟在角落,從容走回她的辦公室。

    當事人已經不在了,工作人員想到那個司機讓她把禮盒送過來時隨手給的豐厚小費,就算再舍不得那筆錢,看來也沒辦法賺了。

    她硬著頭皮,抱著禮盒離開。

    宋松靈的目光一直落在禮盒上。

    她家里算得上有錢有勢,伯父在省公安廳都說得上話,不然她也不能擠掉其他競爭者,得到前來d市刑警大隊實習的機會。

    這個牌子每一套當季限量的包裝禮盒都是不同的。

    宋松靈的手指在手機屏幕上比劃,很快搜索到這一套禮服的價格——就算以她的家世,也沒辦法穿得起這么一套禮服。安衡玉的追求者居然這么有錢有勢?

    宋松靈咬了咬下嘴唇,一整天都有些神思不屬。

    冥冥之中,她總有種感覺——這一切都不應該是這樣的,她在警局里不該這么邊緣,安衡玉在警局里也不該這么受到別人追捧。

    雖然不知道這種感覺從何而來,但它和現實的差距,一直在勾起宋松靈心中的不甘。

    下班時,衡玉拎著車鑰匙下樓,開著車出了刑警大隊。為了注意道路兩邊來往的車輛,她的視線往后視鏡上一掃,卻瞧見一個熟人縮著身體,正蹲在刑警大隊斜對面的槐樹底下。

    那是陳浩?

    他為什么會在這里?

    衡玉下意識放緩車速,把車子停靠在路邊,目光沒離開后視鏡。

    陳浩一直蹲在槐樹底下,時不時往刑警大隊大門方向探頭。但沒過多久,他就默默站起來,往與衡玉相反的方向走掉了。

    正準備拉開安帶下車,衡玉的車窗突然被人敲了一下。

    衡玉偏過頭,發現劉隊在和她招手,連忙把副駕駛那邊的車窗搖下來。

    “安姐,你怎么還沒回去?”

    “剛剛看到一個熟人,擔心是我看錯了,就把車停在了路邊。”

    劉隊點點頭,“這樣啊,那你接下來還有什么事嗎?要不要一塊兒去禁毒大隊開會?”

    聽到禁毒大隊,衡玉暫時把陳浩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這個問題拋到了腦后。與陳浩比起來,還是販毒集團這個毒瘤的危害程度更深。

    “有新的情況?”

    劉隊聲音有些悶,“……線人暴露了,但他在出事前又透露了新的消息。”

    線人在出事前傳回來的消息,是近期d市地下毒品市場會有一筆大額的毒品交易。

    但很可惜的是,他還沒能查明交易的時間和地點,以及交易的數量。

    禁毒大隊開會,就是要討論如何順著這個線索繼續追查。

    而衡玉和劉隊算是外援,在會議上旁聽,偶爾提一些自己的想法。

    等開完會,已經是晚上十點。

    禁毒大隊的林隊和劉隊很熟,笑著招呼道:“這個時間了,不如吃個宵夜再回去?安姐要不要一起,我們禁毒大隊的同事早就想認識你了,只可惜沒什么機會。”

    衡玉笑了笑,也沒客套,“那成,不過這個邀請是林隊提出來的,這頓宵夜就得林隊請了。”

    聽到有人請客吃飯,禁毒大隊其他同事忍不住跟著起哄。

    林隊白了他們一眼,才沖衡玉笑道:“好啊,求之不得。”

    一行十幾個人往樓下走去,大排檔所在的地方距離辦公樓也就幾百米,他們直接走過去。

    禁毒大隊的人早就聽說過衡玉的名字,但因為彼此工作性質不交織,挺少有機會進行交流。這時候碰到機會,紛紛在她旁邊獻起殷勤。

    ——女警察少,這個情況不僅是在刑警大隊,禁毒大隊也是一樣。

    劉隊和林隊不摻和進去,兩個人在旁邊走著,突然,劉隊放在口袋里的手機響起來,他拿起電話,“榮明,你怎么給我打電話了?”

    “嗯?宋松靈還沒回家,電話也打不通?她的實習期歸你們管,結果你打電話來問我?你小子找揍呢!”

    “我現在不在刑警大隊,成吧,那邊有人在值班,我打電話過去問問。好歹是警校出來的,身手應該過得去,不容易出什么事,你先安撫宋松靈的家人吧。”

    掛掉電話,劉隊蹙起眉,撥通刑警大隊值班室的電話,但那邊的同事告知劉隊,宋松靈早就離開刑警大隊了。

    “不會真出事了吧……”劉隊眉頭蹙得更深。

    衡玉不知何時走到劉隊身邊,“宋松靈不見了?”

    “對,她家人打她電話打不通。”

    衡玉腦海里不由浮現出陳浩的身影。

    陳浩今天突然出現在刑警大隊附近,難道……他第一個下手的目標是宋松靈?

    衡玉嘴角緊抿,按照她的側寫來判斷,陳浩第一個下手的目標,該是激起他心底自卑和戾氣的人,而且為了確保萬無一失,陳浩會挑選一個信任他、不防備他接近的人才對。

    宋松靈頂多在前段時間出警時和陳浩接觸過,不應該符合以上兩點情況,怎么會被他盯上?

    正是因為信任自己的側寫,下午時衡玉雖奇怪陳浩出現在刑警大隊附近,卻沒有一定要尋根究底他出現的原因。

    但現在估計是真的出問題了。

    衡玉:“別吃宵夜了,劉隊,找一下人吧,我擔心宋松靈出事了。”

    聽到衡玉的判斷,劉隊下意識道:“什么情況?”

    “我之前側寫過一個人的情況很不穩定,今天那個人出現在刑警大隊附近,而宋松靈剛好失蹤。如果是巧合就罷了,但你了解我,我最不相信巧合,寧可多費些功夫排除掉這種可能性。”

    原劇情里,因為宋松靈的緣故,溫庭是出事了。

    但以她的性情,她會用其他方式來讓宋松靈付出代價。這一世身為犯罪側寫師的職業道德,也不允許她眼睜睜看著兇手在她眼皮底下猖狂。

    衡玉這話一出來,禁毒大隊的人還沒什么,劉隊的神色立馬嚴肅起來,“成,我馬上聯系人去找一找他。”他看向林隊,“老林,你們……”

    林隊點頭,“我們也跟著去找一找吧,不過說好了,如果沒啥問題,明天你就得請回宵夜當作謝禮。”

    得到林隊的答復,劉隊連忙把電話打回警局,讓留在局里的同事定位宋松靈的手機,順便查看下班時間刑警大隊門口的監控。

    等待的過程中,衡玉拿出手機搜索這附近的地圖。

    她先前的側寫應該沒問題,按照現在的情況,也許宋松靈和陳浩私底下還有別的聯系。

    如果從這一點出發進行分析的話,陳浩最有可能在哪里犯案?

    作者有話要說:  我又拖延了,實在不好意思,給上一章留評論的大家發個紅包道歉

    這是第一更

百度搜索 (快穿)女配是大佬 溜達網 (快穿)女配是大佬 xbtxt 即可找到本書.

章節目錄

(快穿)女配是大佬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溜達網只為原作者大白牙牙牙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大白牙牙牙并收藏(快穿)女配是大佬最新章節

奔驰宝马娱乐官网地址 排列5开奖结果今天 山东11选5遗漏 河南福彩快三一定牛网 天津11选五开奖号码 湖北十一选五500期走势图 河南泳坛夺金怎么算中奖 理财经理 安徽11选5在哪里下载 天津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多乐彩大赢家手机版 福建快3中二不同 配资炒股平台有风险吗 云南快乐十分一定牛同尾号 航天信息股票最新消 陕西福彩快乐十分遗漏查询 广东十一选五app专业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