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快穿)女配是大佬 溜達網 (快穿)女配是大佬 xbtxt 即可找到本書.

    ()    衡玉去完墓園回來, 當晚就收到顧向文發來的消息, 詢問她有沒有空,他和他哥想要請她吃一頓大餐感謝她。

    顧向文:你別推辭, 我哥念叨這件事念叨很久了, 如果不是因為知道你肯定沒時間吃飯, 這頓飯很早之前就要請你了

    似乎是覺得不夠, 顧向文隨后又補充一句, 就當送佛送到西, 看看我哥現在的精神面貌怎么樣了

    對話框里, 她的拒絕還沒發出去, 就看到顧向文后面補充的這一句話。

    衡玉輕笑了下, 把拒絕的話刪掉,回復一句“好的”。

    彼此敲定好時間地點,第二天中午, 衡玉開車到市中心一家裝潢華麗的西餐廳。

    這家西餐廳在d市很有名,需要提前預約才能有桌子,尤其這時候臨近春節, 預約起來更是困難——顧向文、顧向陽的確是從很早之前就想請她吃一頓飯了。

    來到門口, 服務員聽完她的描述,在前面領路, 帶著她繞過極長的走廊,來到顧向陽他們這一桌。

    顧向陽的五官很柔和,并不顯老,穿著一身淺色休閑裝, 頭發修剪得整整齊齊,半邊身子被陽光所籠罩著,氣質和他的名字完美契合。

    亡者得以安息后,生者也把內心的陰霾放下,開始努力走出來,重新擁抱生活。

    瞧見衡玉,顧向陽招呼她坐下,眼睛里帶著淡淡的笑意,“你以前在美國留學,應該吃慣了西餐。回國那么久應該都沒什么機會出來吃西餐吧,我和向文就想著請你吃頓西餐。”

    “說實話,我在美國吃夠了西餐。不過偶爾吃一頓換換口味還是可以的。”衡玉回他一笑。

    說話時,她的余光瞥見顧向陽的右手尾指上戴了一枚鉆戒。

    服務員給衡玉端來一杯檸檬水,帶來菜單,讓三人點菜。

    等著上餐的過程中,衡玉也在和顧向陽他們聊天。談到近況,顧向陽笑道:“我已經重新拿到記者證了,過完年打算去報社找工作。”

    因這個職業,他遇到心愛之人,也遭遇到長期的心理折磨,但到了最后,他還是因為熱愛重新回來。

    衡玉笑道:“那很好,祝福你找工作順利。”

    “借你吉言,我脫節那么多年了,希望找工作能夠順利吧。”

    ***

    用完餐,衡玉就開車回家。她剛到家,溫爺爺就招呼她過來,詢問她這個春節要去哪里旅游。

    對于刑警大隊的人來說,春節假期都是奢望。

    如果不是剛完成一個通天大案子,范局讓刑警大隊眾人好好休息上幾天,他們還有得忙活。

    趁著難得的假期,衡玉一家人飛去帝都玩了一圈,直到休假快結束了才準備回來。

    飛機在晚上八點起飛,他們到機場時還早,就去找了一家咖啡廳吃點東西。

    “姐,這個蛋糕還不錯,你要不要吃幾口?”衡玉坐在沙發最靠外的地方,溫庭用勺子舀了口蛋糕,覺得味道還不錯,把蛋糕往她面前一推。

    衡玉含笑接過,正要嘗一嘗味道。

    “安?”一個年輕女人驚喜道。

    順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過去,瞧見那個女人的模樣時,衡玉都忍不住有些感慨——她和戴雅這是第三次在機場遇上了。

    說話的人正是戴雅。

    當初衡玉剛到美國求學,出機場時碰到有人搶戴雅的手提包,幫忙制服了搶劫犯,不過那時候她趕時間,兩人沒什么交談衡玉就離開了。

    第二次見面還是在美國機場,又因為戴雅是她學妹,兩人交換了聯系方式,在美國時偶爾會湊在一起吃頓飯。

    這一次在帝都再見,戴雅身邊還站著一個相貌儒雅,戴著一副金絲眼鏡框的中年男人,戴雅挽著他的胳膊,正一臉驚喜朝著衡玉揮手。

    “我看到個朋友,先過去打聲招呼。”衡玉和家人說道,站起身往戴雅走過去。

    走到戴雅面前,衡玉輕笑,“好巧,又在機場遇到了。”

    “緣分真是奇妙。”戴雅搖頭感慨,又向衡玉介紹起她身邊的中年男人,“這是我爸爸,莫姆。”

    “你就是安吧,戴雅經常和我提起你。”莫姆伸出另一只空閑的手,和衡玉微笑。

    他的手上戴著一只干凈的白手套——手套的款式很普通,但很干凈,染上一點點灰都會很明顯的干凈。

    “莫姆先生你好。”衡玉與他握手,一觸即離。

    兩只手分開的時候,衡玉瞥見莫姆臉上的表情有些奇怪。

    她心中泛起異樣,卻沒表現出來,看向戴雅,“你怎么到華國了”

    戴雅笑著解釋道:“我爸爸有一筆很大的生意出了些問題,要親自來華國一趟。我還沒來過華國旅游,就跟他過來了。”

    “現在是準備回美國了嗎?”

    “沒有,我們還要去d市待上一段時間。”

    兩人沒有再多聊,彼此告辭,打算回到d市再閑談。

    回到座位,溫庭好奇道:“姐,那是你的朋友嗎?”

    衡玉把戴雅的事簡單說一下,溫庭就笑,“可惜你不是個男的,不然這就是偶像劇了。”

    衡玉微笑,“可惜你是我弟弟,我隨時都可以和你上演家庭倫理劇。”

    溫庭一抖,暗暗吐了吐舌頭。

    很快就到了登機的時間。

    溫爸爸他們沒有多加錢訂頭等艙,而戴雅和她父親莫姆都是坐在頭等艙。

    路過莫姆身邊時,衡玉余光一瞥,瞧見他手里正握著一本《犯罪心理剖析》。

    似乎是察覺到衡玉的目光,莫姆抬起頭沖她一笑,氣質溫雅。

    衡玉微微點頭,繼續往前走。

    莫姆的視線跟隨著她的背影,隨后移到她的手上——

    那雙手真漂亮,骨節分明白皙修長,就像是一件完美的藝術品。

    找到自己的位置,衡玉坐下,給溫爺爺和溫媽媽各自要了一塊毛毯后,她往椅子后面一靠,閉上眼睛養神。

    不知道為什么,明明戴雅父親的表現很正常,她卻從他身上感受到了違和感。只是對方掩藏得很好,她心中的違和也只是一閃而過。

    ***

    飛機降落在d市,衡玉他們下飛機時并沒有碰上戴雅和她爸爸。

    打車回家,用一天時間調整時差,衡玉就去刑警大隊上班了。

    照例是七點半到達刑警大隊,她坐在電腦前,正在整理祁氏集團這個案子的資料。

    當年kts進入d市,選中祁氏集團作為合作對象。

    那時候她爸爸臥底在kts里,想要查明有關kts的動向,將進入華國的犯罪集團成員都一網打盡。但祁華安是d市高官,能進入警察系統,雖然她爸爸的身份保密程度很高,還是讓祁華安發現了他的身份。

    kts在d市根基不夠深,無聲無息斬草除根的事情,自然是交給祁氏集團最為方便。因此十六年前那場車禍,想要她爸媽命的是kts,動手執行的卻是祁家的人。

    這十幾年里,kts和祁氏集團有過很多合作,從祁氏集團那里,刑警大隊的人搜集到不少有關kts的資料。這些資料交付到技術科那里,衡玉這里也留存了一份。

    從頭開始梳理資料,等衡玉走出辦公室透氣時,榮明正提著一大袋水果來到刑警大隊。

    瞧見衡玉,榮明笑道:“安姐,你果然又是最早到的。”

    “習慣了。”

    “要吃些橙子嗎,我從農家樂那邊摘的,都很甜。還帶了不少瓜子花生,無聊的時候可以打發時間。”榮明晃了晃手上那一大袋橙子。

    衡玉點頭,坐在沙發上邊吃東西邊和榮明閑聊。

    “過完年,上面的嘉獎應該也快下來了。咱們一支隊偵破了祁氏集團的案子,至少能評上個集體三等功,個人的嘉獎不清楚,不過你和劉隊的應該少不了。”

    這個案子,前期的線索完是靠衡玉一個人找出來的,正是因為前期的線索足夠充足,等劉隊他們開始接手后,案件雖然幾次進入僵局,但總體來說還是很順利的。

    而劉隊是這個案子的主要負責人。

    他們兩個獲得個人嘉獎都很正常。

    衡玉對這個不是很關心,和榮明聊上幾句話的功夫,其他同事也都陸陸續續到了。假期的輕松一掃而空,眾人開始進入忙碌狀態。

    沒過幾天,范局親自告知衡玉,她獲得一個個人二等功,而劉隊獲得一個個人三等功,d市刑警大隊一支隊和禁毒大隊都獲得了集體三等功。

    頒獎只是一個插曲,衡玉手上案子不少,每天都很忙碌。偶爾有空閑的時間都在整理資料,或者是翻看最近新出版的犯罪心理學、心理學書籍。

    私底下,榮明在和劉隊等人感慨,“我算是知道安姐為啥這么牛逼了。”

    劉隊一翻白眼,“是啊,你把你的空閑時間拿來練一練槍法身手,雖然做不到安姐那么牛逼,但至少能進步不少吧。”

    頓了頓,劉隊補刀,“你不知道吧,你家安姐的身手,一個打好幾個你。”

    榮明、苗豐茂等人:“臥槽!!!”

    很快,一支隊眾人像瘋了一樣,經常能在練靶場看到他們的身影。連帶著其他支隊的人都被影響了。

    某天吃飯時,衡玉好奇問起劉隊,怎么不見榮明等人。

    劉隊笑道:“這個點還早,他們說先去練一練再過來吃飯。”想了想,劉隊又和衡玉感慨,“這些家伙的工作態度越來越積極了,你沒來之前雖然也可以,但現在對待工作是越發嚴謹認真了。”

    除了有事,衡玉每天早上七點半準時到達刑警大隊。脾氣很好,刑警大隊的人有什么事情找她都會幫忙。遇到案子或者刑警大隊忙碌的時候,不管案子和她有沒有關系,都會在刑警大隊多待上一段時間。辦案態度嚴謹而認真,明明專業知識很強了,手頭的專業書籍卻一直沒少過……

    衡玉沒做什么特殊的事情,但這樣潛移默化之下,榮明等人的工作態度都被影響了。

    時間轉眼就到了五月,天氣變得悶熱起來。

    中午,一支隊眾人在食堂吃飯。

    衡玉端著餐盤,打好食物走去找位置,榮明瞧見她連忙一招手,“安姐,來這里,我們這還有一個空位置。”

    等衡玉在榮明身邊坐下時,就聽到他們談論局里要從警校招一批實習生。

    苗豐茂激動道:“劉隊,請您和范局聽一聽我們的訴求,比如招實習生的時候,考慮考慮性別?”

    “對啊對啊,平常忙成狗就算了,局里還沒什么年輕漂亮的妹子,劉隊你不能因為自己成家了就忘了我們這些單身狗啊!”榮明附和。

    聽到這話,劉隊一攤手,“誰說的,安姐這顏值氣質拿出去,妥妥的警花好吧,這還叫沒什么年輕漂亮的妹子!”

    苗豐茂也朝著榮明擠眉弄眼,“小榮子,怎么說話呢,找死啊?”

    榮明尬笑兩聲,“沒,我安姐高嶺之花,我把她放在神壇上仰望,不敢褻瀆。”

    衡玉笑了下,繼續吃飯,也沒插入他們的話題。

    “好了,別貧了。”劉隊把手掌往下壓了壓,示意他們安靜一些,看向衡玉,道,“安姐,我們這次打算找個犯罪側寫專業畢業的實習生,留在你身邊做助手,你平常也多帶帶。警察系統里還是很缺犯罪側寫師的。”

    如果單純一個d市,以衡玉的工作效率也不至于天天忙碌。但警察系統里很缺犯罪側寫師,尤其是這種側寫正確率高到嚇人的犯罪側寫師,其他兄弟警局的案子最后兜兜轉轉,有很多都落在她手上。

    范局那邊正是考慮到這一點,打算招一個實習生,跟在衡玉身邊能幫她做些雜事。等歷練個幾年,就能放到其他警局獨當一面了。

    衡玉點頭,“這件事范局和我提起過。”她對此還挺滿意的。

    犯罪側寫師這個職業,在華國還是一個空白領域。多培養一些人才也是好的。

    讀犯罪側寫專業的學生不算少,但畢業后選擇進入警局工作的卻不算多。

    招實習生的事衡玉并沒有放在心上,程由其他人負責。一直到實習生來警局報道,衡玉才算是第一次見到新招來的幾個實習生。

    四個實習生中,只有一個女生。

    女生臉有些圓,五官不算很精致,但笑起來時眼睛成月牙狀,第一眼很容易讓人產生好感。

    零,這就是女主宋松靈!系統驚道,按照原著劇情,她應該是明年才來刑警大隊實習的,現在怎么提前一年了?

    聽到系統的話,衡玉的目光才落在宋松靈身上。

    在系統大呼小叫不明白她為什么會提前一年過來實習時,衡玉從宋松靈身上收回目光,對這個問題不是很感興趣。

    也許是因為蝴蝶效應,也許是因為其他原因。原劇情在她的參與下,早已一塌糊涂了不是嗎?

    畢竟男主都沒了,還有什么所謂的原劇情。

    劉隊坐在沙發上,瞧見衡玉,指著站在最左邊一個高高瘦瘦很文靜的男生道:“安姐你來啦,這是我們從d大犯罪心理專業招來的實習生,陶星華,他就交給你帶了。”

    當衡玉看過去時,陶星華朝衡玉露出笑容,“安姐好,我是陶星華。”

    “你好。”衡玉微笑,與他打了聲招呼。

    論起來,陶星華的年紀比她還大上一歲,他是今年剛畢業的研究生。

    和當初衡玉剛來刑警大隊上班時,劉隊他們沒聽說過她的名字不同。陶星華很早就聽說過衡玉的名字,他讀研時還翻譯過對方的幾篇論文,在知道自己的老師居然是衡玉后,也沒糾結年齡的問題。

    ——專業領域,達者為師。

    衡玉剛坐到沙發上,劉隊還沒什么表示,宋松靈就一副躍躍欲試的模樣,做起自我介紹來,“大家好,我是今年一支隊的實習生宋松靈,剛從警校畢業。”

    劉隊正準備讓他們做自我介紹,被宋松靈搶了話茬,他也沒說什么,點頭看向宋松靈旁邊的人,示意他接著做起自我介紹來。

    d市是省會城市,魚龍混雜,犯案率高,嚴重一些的打架斗毆事件更是常見。刑警大隊時不時就接到電話要出警,所以在做完自我介紹后,劉隊就讓眾人散了。

    “先去工作吧,榮明、苗豐茂,你們兩個帶一帶實習生,讓他們熟悉一下工作崗位。”至于衡玉,也不需要劉隊來叮囑,論起靠譜程度,劉隊覺得他也不一定能比得過安姐。

    “好了,散吧。”劉隊揮揮手,最先站起身離開。

    衡玉跟著起身,朝陶星華示意,陶星華就連忙跟在她身后,往她的辦公室走。

    劉隊和衡玉才一離開,宋松靈就吐了吐舌頭,湊到苗豐茂面前問道:“榮明師兄,我們現在要做什么?”

    她比苗豐茂小上三屆,同一個警校畢業,以前是認識的。

    苗豐茂對她態度很溫和,笑道:“你們現在是實習期,也沒什么太要緊的工作,平時主要就是處理一些案子的收尾工作。”

    “啊,我不能跟著去看命案現場嗎?”宋松靈臉上有些失望。

    這話一出來,苗豐茂有些無奈攤手,“我只希望沒那么多命案發生。”

    ***

    另一邊,衡玉辦公室。

    她的辦公室很寬敞,書架旁邊擺有幾張沙發。衡玉往沙發上一坐,指著對面的位置,朝有些拘謹的陶星華道:“坐吧,在開始工作之前,和我聊聊你的情況,我需要知道你現在的學習進度。”

    陶星華坐得極為筆直,他咳了咳,開始和衡玉介紹他的情況。

    挑選實習生的時候,劉隊他們還是很靠譜的,陶星華的專業素養絕對過得去,是以專業第一的成績被招進刑警大隊當實習生的。

    花了兩分鐘時間,陶星華把自己的情況介紹完畢。衡玉開始提問一些專業性質的問題,由淺到深入,一開始陶星華達得還算游刃有余,到后面就忍不住緊張得后背冒汗了。、

    一直到有個問題,他答得磕磕絆絆且不是很準確到位后,衡玉方才點了點頭,結束這一場問答。

    陶星華有些緊張,他的視線沒離開過衡玉的臉,但從她的臉上看不出滿意不滿意,只好咽了咽口水問道:“師父,我答得是不是不太讓你滿意啊。”

    衡玉一怔,也沒糾正他的稱呼,“沒有,你的表現比我想的還要好。”

    低頭看了眼手表,時間也不是很早了,衡玉站起身,對陶星華道:“實習第一天就和我去出差,怎么樣?”

    “啊,啊,好的!”陶星華連忙跟著起身。

    衡玉一笑,示意他先抓緊時間去領警服。

    隔壁a市一天內發生三次性質惡劣的命案,三個死者都是大學生,死法一樣,這明顯是一起連環殺人案,社會輿論很大,上面的市領導要求a市警方抓緊時間破案。

    a市警方在調查過程中陷入僵局,又因為a市不比d市,只是個小城市,局里沒有配備有犯罪側寫師,對方就把電話打來d市,想要借調衡玉過去幫忙。

    a市和d市在一個省里,這種連環殺人案隔著網絡側寫難度也很大,所以衡玉這邊決定親自過去,參與到案子的偵破里。

    苗豐茂負責開車送她去a市。

    三人到達a市時正好是中午,兄弟警局的人招待很熱情,吃過一頓還算豐盛的午飯后,衡玉就開始抽調案卷,查看三個死者的尸檢報告,尋找她們身上的共同點。

    三個死者死狀很慘,身赤.裸,身上有多處被棍棒擊打的情況,有多處淤青,死前遭受過虐待。致命傷是后腦勺那一處刀傷,一擊斃命,手法極準,而兇器也在命案現場附近發現了,沒什么特別的,上面也沒有留下指紋。

    發現死者尸體的時候,她們臉上都蓋著一塊黑色的布。命案現場還有一個4,里面一直在循環一首英文歌,翻譯過來就是——《地獄空寂》。

    或者可以說,《地獄空蕩》。

    聽完衡玉的翻譯,陶星華奇道:“地獄空蕩蕩,魔鬼在人間?”

    “我們也想到這一句話。”a市刑警大隊專門派了一個叫楊銘的警察跟在衡玉身邊,他點頭附和起陶星華的話。

    作者有話要說:  新的案子開始了

    加更還在碼,照例是明天早上約啊

    點家一個關系好的作者居然說在晉江日更三千會被你們夸勤快!

    那我日更六千你們能不能吹爆我(瘋狂暗示

百度搜索 (快穿)女配是大佬 溜達網 (快穿)女配是大佬 xbtxt 即可找到本書.

章節目錄

(快穿)女配是大佬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溜達網只為原作者大白牙牙牙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大白牙牙牙并收藏(快穿)女配是大佬最新章節

奔驰宝马娱乐官网地址 山东群英会选号 配资公司怎么赚钱的 江苏快3技巧稳赚方法如下 山西快乐10分开奖走势 够力七星彩奖表(老版) 双面盘怎么看走势图 内蒙古快三3D 深圳股票开户 福彩欢乐生肖开奖玩法 808彩票网 广东福彩好彩一 聚星意大利pk10 哪个平台有河南快三 股票指标涨停 中国福利彩票快乐10分规律 福彩3d试机号后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