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快穿)女配是大佬 溜達網 (快穿)女配是大佬 xbtxt 即可找到本書.

    ()    發完消息, 衡玉把手機合上。

    走出客廳, 溫庭坐在沙發上打游戲,溫爺爺在看d市晚報。

    聽到開門關門的動靜, 溫爺爺抬頭看向衡玉, “城北的案子你是不是經手了?”

    衡玉坐在溫爺爺身邊, 視線往報紙上一瞥, 發現上面說的果然是今早的案子。

    她中午才知道這個游戲的名字, 晚上報紙取的標題就已經是吸睛的“吸血鬼殺人游戲”了。

    再一看新聞內容, 原來是范局接受了采訪, 這個標題名字是從他那里透露出去的。

    不過因為案子還沒破, 范局只是簡單介紹了情況, 說著“警察正在力偵查,一定會盡早給死者、給市民一個交代”這種場面話,并沒有把其他內容透露出去。

    這個案子引起的社會輿論關注不比連環殺人案少, 兇手的手段太過血腥,活生生放完死者體內的血,讓死者失血過多而亡, 簡直駭人聽聞。

    溫爺爺看完, 腦海里想了想那個畫面,即使是以前當過警察, 他也忍不住抖了抖。

    溫庭耳尖,拋棄手頭的游戲,湊過來把報紙搶走。

    “臥槽,這個兇手是變態嗎?姐, 你看到現場的時候不怕嗎?”溫庭搓了搓手臂,試圖把自己冒出來的雞皮疙瘩部搓沒。

    說完之后,溫庭往微博一看,在微博熱搜里果然看到了有關這個命案的詞條。

    “還上熱搜了,上面會不會要求你們盡快破案什么的,你有沒有找到什么線索。”

    案件細節不方便透露,衡玉干脆沒說話,她轉移開話題,走去和溫庭一起打游戲。

    第二天就是周一,衡玉照例六點睡醒,晨跑過后換好衣服,拎著車鑰匙下樓,開車到刑警大隊。

    她來得很早,走去取了昨天榮明他們走訪的記錄,待在辦公室里重新翻看一遍,還把錄音導出來,戴著耳機從頭開始聽。

    當聽到年級主任提起“劉力”這個人名時,衡玉把有關劉力的資料翻找出來。

    a4大小的紙張右上角貼著劉力的照片,留著一頭黃色頭發。雖然照片只是一寸照,但看他脖子以上的部位也能判斷出他體型很壯碩。

    在六個人里,只有這個人有小偷小摸的嫌疑。

    衡玉拿起筆,在他的照片旁邊打了個感嘆號。

    耳機里還在播放錄音,衡玉又聽了十分鐘,確定后面沒什么重要內容后點擊暫停鍵,在一個名為羅鵬的學生照片旁邊打了個句號。

    這個叫羅鵬的人和劉力一樣,都是高二三班的學生。

    據他們年級主任說,以前兩個人很不對付,但上個學期臨近期末那段時間,兩個人倒是經常待在一起,不知道為什么關系變得融洽起來。

    刑警大隊陸陸續續又來了人,榮明昨晚很聽話去做了一個小時鍛煉,累得倒頭就睡,也沒心思胡思亂想讓自己失眠。

    今天在警局出現時,那叫一個神清氣爽。

    衡玉拎著資料走出辦公室,把她手里的資料遞給劉隊,“這個叫劉力的人最可疑,其次是叫羅鵬的,他們兩個是同班同學。”

    聽到這話,劉隊眼前一亮。

    工作量從走訪六個人縮減成兩個,擱誰誰不高興啊。

    劉隊伸手接過資料,也沒質疑衡玉的判斷。她加入刑警大隊只有一個多星期,但表現十分搶眼,足夠讓人信服。

    “那辛建、牛豪平你們兩個去這個叫劉力的學生家里,魯俊、益云凌你們去羅鵬家里。”劉隊開始指派人。

    “劉隊劉隊,讓我也去吧。”榮明積極道。

    睡了一晚上,他已經冷靜下來了。

    ——發生的事情他無法改變,那就像安姐說的那樣,以專業的態度解決這件事,抓住兇手安撫亡者。

    劉隊看他一眼,點頭,“也行,你不嫌累就好。”

    得到想要的結果,榮明看向衡玉,“安姐你要跟去嗎?”

    手頭的案卷都不算很緊急,衡玉回道:“一起吧,我親自去看看羅鵬,對他進行甄別。”

    榮明撓頭,他一邊想和安姐行動,被大佬帶飛,一邊又想去劉力那里。

    衡玉瞥他一眼,“聽說你的身手是一支隊里最好的,去劉力那里吧,如果他真是兇手,就是個極端危險的人物,要當心他暴露后狗急跳墻。”

    重新分配好人手,眾人開始行動。

    昨天榮明他們收集資料時,里面有劉力家的地址。警車一路拉響警笛,半個小時后,停在城中村某一棟樓前。

    這時候是上工時間,警車開進城中村時,并沒有引起很多人注意。

    劉力和羅鵬在網吧通宵打了一晚上游戲。

    他們玩的游戲都是那種追求刺激的血腥殺人游戲,這種游戲能刺激人的腎上腺素,玩了幾局,羅鵬對于動手殺人的惶恐就徹底消散了。

    一直到早上八點,兩個人才從網吧離開,各回各家去補覺。

    網吧距離城中村不遠,劉力一路晃晃悠悠,靠近他家樓下時,居然看到有一輛警車停在那里。

    劉力動作一僵,眼睛下意識瞪大。

    該死,警察怎么會到他家樓下?難道真讓他們查出什么了?

    劉力余光再一掃,發現有警察在給他爺爺做筆錄,他奶奶站在旁邊,臉上帶著些惶恐。

    劉力下意識想要轉身離開。

    “阿力,你是不是又在網吧通宵了,這個點才回來!”他奶奶余光一掃,瞥見孫子熟悉的身影,扯著嗓子喊了一句。

    艸!

    劉力暗罵一句。

    這個時候還轉身就走,那就是坐實自己心里有鬼了。

    劉力硬生生停下腳步,冷著臉面無表情往他奶奶走過去。

    同事在做筆錄,榮明站在旁邊。

    聽到老人的叫喊聲,知道目標人物已經出現,榮明下意識抬頭左顧右盼,很快把目光鎖定在劉力身上。

    身材高大,比同齡人要壯一些。符合側寫。

    不知道為什么,看著劉力迎面走過來,榮明覺得他有些眼熟。

    對了,昨天下午在學校門口,他看到過劉力和一個男生勾肩搭背走著,這兩個人的外貌都符合側寫。

    這一點可以說是巧合。

    但種種巧合都碰在一起,就直指真相了。

    榮明從兜里掏出一包煙,往前走幾步給另一個同事遞煙,還伸出手在同事肩膀上拍了拍,嘴巴輕輕動了一下,“抓。”

    同事克制自己抬眼看榮明的舉動,把煙別在耳朵上。

    榮明往旁邊退開,卻正好和同事形成呼應。

    此時,劉力已經走到他奶奶身邊,眼神都沒多給三個警察一眼,懶洋洋打了個哈欠,“奶,這些警察同志怎么到我們家了。”

    “聽說是在查一個什么命案。”老人家搖頭,“反正周圍的人都被問了一遍。”

    劉力搭在腿邊的手下意識摸了摸口袋,臉上卻沒露出異樣,咧嘴沖榮明笑了一下,“警察同志,我是不是也要留下來做筆錄,通宵打了一晚上游戲,現在太困了。”

    語氣帶著些吊兒郎當。

    榮明搖頭,“你可以上去了。”他就站在樓梯前,往旁邊退開兩步,把位置讓出來,方便劉力上樓。

    劉力點頭,卻沒馬上走,而是把手伸進褲子口袋,作勢從里面掏東西。

    榮明依舊是一副平靜的模樣,可他的同事在看到劉力要從褲子里掏東西時,以為他是發現了什么異常打算掏出兇器,下意識擺出一個防御姿勢。

    余光瞥見同事的動作,榮明心里暗叫一聲遭。

    劉力那不過是個假動作,他在正面看得一清二楚,同事那個位置卻很容易被迷惑。

    身體快過大腦,榮明動作敏捷,一把朝劉力撲過去。

    劉力從另一只口袋掏出一把瑞士軍刀,銳利的刀在陽光下折射出刺眼的光芒來。

    他沒有絲毫猶豫,猛地朝離他最近、正在做筆錄的警察刺去。

    周圍尖叫聲頓起!

    一切都只發生在眨眼之間,刀即將刺進血肉時,榮明一腳狠狠踢在劉力手腕上。

    手腕被重力襲擊,軍刀瞬間脫手,劉力捂著手慘叫一聲。

    榮明趁勢逼近,抬腳就朝劉力身上招呼過去,一腳比一腳狠。另一個差點被捅的警察后怕地拍了拍胸口,在旁邊趁機補上幾腳。

    等到劉力失去掙扎的力度,榮明才半跪而下,利落的拿出手銬往他手上一銬。

    “還敢動刀,老子早就看你不爽了!”榮明壓低聲音,惡狠狠道。

    剛剛那幾腳踢得夠爽,他此時此刻郁氣消,身心暢快!

    劉力的爺爺奶奶都上了年紀,他們眼睜睜看著劉力掏出一把刀往警察刺過去,又眼睜睜看著警察把孫子揍個半死還戴上了手銬……

    “造孽啊!”劉爺爺哀嚎一聲,只覺得眼前發黑。

    劉奶奶也沒比他好到哪里去,“這,這是怎么回事啊!”

    另外兩個警察沒來得及歡呼罪犯落網,瞧見老人有些站不穩,連忙過去把人扶住。

    “這都是造的什么孽!好端端一個孩子,怎么突然就對警察動刀了呢!”劉奶奶被人扶著坐到椅子上,抬起手狠狠錘自己胸口,不明白好端端的,孫子怎么會做出這種事。

    劉爺爺坐在旁邊,嘴里大口喘氣,抬起手扶著額頭,眼淚直掉。

    他看著那個險些被捅的警察,顫巍巍起身,想要朝他跪下來,“警察同志,我給你賠罪了!力兒他爸爸在他很小的時候就死了,他媽媽受不了苦,跟著人跑了。是我沒有教好孫子,你能不能放過他,別怪他,要多少錢我們都可以給你。他還這么年輕,不能坐牢啊,不然就讓我這把老骨頭代替他吧,啊!”

    榮明連忙上前把劉爺爺扶住,不讓他往下跪,“爺爺,我們要先把你孫子帶回警局,我們不會冤枉好人的。”

    他只能這么干巴巴安撫,讓老人冷靜下來。

    等兩位老人的情緒冷靜了一些,周圍看熱鬧的人更多了。

    有不少老人都和劉爺爺他們認識,拜托他們照顧兩位老人后,榮明他們押著劉力回警察局。

    上了警車,被一頓猛揍揍得懵逼的劉力才緩過神。

    剛睜開眼睛,身上又被招呼了一下。

    榮明冷笑道:“玩游戲追求刺激是吧,敢拔刀子是吧,先把你揍個半死再說!”

    多招呼幾下,見劉力已經痛到臉變形了,榮明才慢慢坐好,捋了捋頭發,裝模作樣沖另外的同事道:“好了,按照規定不得對疑犯動用私刑,就這樣吧。”

    你要問疑犯身上的傷是哪來的?

    那當然都是他拔刀要捅警察時被揍的。

    榮明一腳就把刀踢掉了,為什么還要繼續打這么久?

    笑話,不讓疑犯失去戰斗力,萬一他原地一個起跳又掏出一把刀怎么辦!

    別問,問就都是正當防衛!

    作者有話要說:  今天只有八千字了,晚安

    評論提到男女主,男主明天應該能出場了,女主還在后面

    這個世界破案是主線,不過男女主也會落得應有的結局

百度搜索 (快穿)女配是大佬 溜達網 (快穿)女配是大佬 xbtxt 即可找到本書.

章節目錄

(快穿)女配是大佬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溜達網只為原作者大白牙牙牙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大白牙牙牙并收藏(快穿)女配是大佬最新章節

奔驰宝马娱乐官网地址 云南十一选五开结果 河北省快3开奖基本走势图 福利彩票15选5走势 pk10单吊计划预测软件 1分快三长龙规律 深圳股票指数 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 一定牛 福彩3d试机号今天 北京期货股票配资公司 比赢客pk10软件的技巧 广西体育彩票十一选五规则 秒速赛车稳赚7绝招 北京快三一定牛走势图 大学生2000元能炒股开户买股票 黑龙江36选七开奖结果 七乐彩票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