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快穿)女配是大佬 溜達網 (快穿)女配是大佬 xbtxt 即可找到本書.

    ()    會議很快結束。

    今天是周末, 安排到任務的人要繼續留下來忙活, 手頭沒有任務的人可以打道回府。

    榮明和苗豐茂穿好警服,先行走下樓。

    來到警車邊, 榮明忍不住往花壇踢了一腳, 揉著頭發, 暴躁的罵了一句。

    苗豐茂瞥他一眼, “淡定一點, 你是第一次出警嗎?”

    榮明點頭, 試圖讓自己恢復克制冷靜, “行, 我是專業的。”

    理智告訴他, 能在這么短時間鎖定兇手當然好,但感性情緒又讓他產生糾結。

    榮明在警局這三年也算是見過大大小小幾十宗命案了,偶爾也從兄弟部門那里了解到一些比較駭人聽聞的命案。

    他已經很少失態了, 可現在這個案子是怎么回事。

    把人命當兒戲,不是激情殺人,而是有預謀的做了很多準備。殺人動機卻只是那簡單的“殺人練膽”。

    苗豐茂沒說話, 從口袋里掏出一包煙, 自己咬著一根,又給榮明遞了一根, 兩個人在花壇邊吞云吐霧。

    等衡玉拎著一瓶礦泉水到樓下時,就看到他們兩個人站在花壇邊曬太陽。

    “要留下來加班嗎?”衡玉沖兩人招了招手。

    榮明聽到衡玉的聲音,把煙從嘴里取下來,才回道:“對, 還在等另外兩個同事,我們要先過去學校了解情況。”

    “那我先回去了,中途有什么情況電話聯系。”

    榮明和苗豐茂兩人都抬手揮別,但榮明的手剛放下來,他又想起自己的一個疑問,練連忙問道:“安姐,我有個問題,你怎么判斷出兩個兇手可能會有些小偷小摸的舉動?”

    正準備往停車位走去的衡玉停下腳步,指尖勾著的車鑰匙上下晃動,“第一,死者只有一米七,身材瘦弱,卻是做慣苦力活的,力氣不會小到哪里去,就算兇手有兩個人,要制服他也不容易。”

    “第二,如果兩個兇手是從某個地方把他打暈再帶到第一命案現場,命案現場周圍肯定會有拖拽的痕跡,可我今天早上看過,樓梯附近沒有過新產生的拖拽痕跡,這說明死者是自己走上二樓。”

    “大晚上死者會去一個這么僻靜的爛尾樓,應該是有人打電話讓他過去的。所以我推測死者和兇手認識。”

    “死者今年三十歲,兩個兇手才十幾歲,我猜測他們是在偷東西時認識的。當然還有其他可能,但我說的側寫結論,是我認為可能性最高的。”

    ***

    德一中學后門有一條小吃街,每到晚上這里都很熱鬧,學生上完晚自習出來時總會順便買上一些吃的。

    現在高中已經放了暑假,小吃街冷清不少,下午五六點這時候都是附近工地的工人過來,三三兩兩坐在一起吃飯聊天。

    小吃街往里走有一家奶茶店,店鋪門上掛著的招牌有些泛白,不是什么有名的奶茶牌子,不過味道不錯,很受學生的歡迎。

    奶茶店里設有三個桌子,最靠里的桌子坐著一個體型偏壯的男生,臉上長有不少小雀斑。

    他一只胳膊搭在椅子靠背上,兩條長腿往桌子腿一搭,另一只空閑的手有一搭沒一搭戳著奶茶,看著像是在等什么人,神情有些不安。

    沒過幾分鐘,有人推開奶茶店的門走進來。同樣是個體型偏壯的男生,頭發染黃,看著年輕,但氣質很像混社會的小混混。

    黃發男生走到店員面前,點了一杯奶茶,才走到最里面的桌子,在對面的空椅子上坐下,翹著二郎腿,“等多久了?”

    “也就剛到吧。”

    從口袋里抽出一包十塊錢的煙,黃發男生點了起來,把煙圈往雀斑男生臉上一吐,“你找我有什么事,不是都和你說了最近要待在家里修身養性不出來嗎?難道你玩了一場游戲還覺得不夠刺激?”

    雀斑男生搖頭,“我就是覺得心理有些不踏實……”

    話沒說完,黃發男生重重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桌腳有些不穩的桌子頓時搖晃起來,男生連忙伸手扶住奶茶,免得奶茶灑出來。

    但奶茶剛擺正,雀斑男生的衣領就被拽住,黃發男生把他拉到自己面前,奶茶被碰倒,流了一桌子,有些還順著桌子往下滴,滴在兩人的鞋上,把本來就不是很干凈的鞋弄得更加臟。

    黃發男生壓低聲音,惡狠狠道:“游戲已經結束了,你現在說不踏實!給我老實點,不然我廢了你。”

    “廢了你”三個字上落了重音,雀斑男生的目光落在黃發男生惡狠狠的臉上,回憶漫上心頭。

    他想起昨天晚上,黃發男生在落刀放血,被那個男人的血噴了滿臉時,也是這么一副神情。

    如果他敢輕舉妄動,敢把他們玩的游戲說出去,他也會像那個人一樣死掉的!

    這個認知一冒上來,雀斑男生頓時打了個冷顫。他慌忙搖頭,“我沒有,就是我爸今天上班回來時和我說了,那附近好多警察。”

    黃發男生冷冷盯了他幾秒,確定他還算老實之后,一把松開男生的衣領,把他扔回到椅子上。

    “之前不是你主動讓我帶你玩游戲的嗎,說要玩游戲時的膽子都去了哪里!”

    雀斑男生的嘴巴動了幾下,最后還是沒有出聲。

    沒玩游戲之前他是很興奮,但興奮過后,倒頭一覺睡醒,他聽著街道外面隱隱約約響起的警笛聲,那消失很久的害怕重新漫上心頭,讓他隱約生出后悔來。

    “你就放心吧,那些警察都是廢物。”

    吐槽一句,黃發男生余光瞥見奶茶店的店員把做好的奶茶端過來給他,沒有再說下去,身體往椅子靠背懶懶一倚,咬著煙吞云吐霧。

    把一根煙抽完,黃發男生隨手將煙頭在桌面摁滅,不耐煩道:“還有事嗎,沒什么事就回家吧,我還等著上游戲呢。”

    雀斑男生搖頭,深深吐了口氣,“走吧走吧,我和你一起上游戲,得靠游戲轉移注意力才行。”

    “那是,你也太慫了點。”黃發男生聳了聳肩,拎起沒動過的奶茶,把胳膊往他肩膀上一搭,兩個比同齡人要壯上不少的年輕人勾肩搭背離開。

    他們兩個人要回家,都需要從學校后門繞到前門。

    走到學校前門附近時,黃發男生正要開口說話,余光瞥見有一輛警車出現在視線中,正往他們學校大門開來。

    “臥槽,警察!”雀斑男生低聲驚呼一下。

    “你怕什么,我們沒有犯過事,就算警察來了也不能對我們這些無辜市民做些什么!”黃發男生狠狠瞪了他一眼,“換一條路,別和他們打照面。該死,明明沒有留下任何線索,這些警察是怎么找到學校的。”

    嘴里不干不凈罵著,兩個人沒敢多耽擱,轉身原路返回。

    警車在學校門口停下,榮明從副駕駛走下來。

    他靠著車門,等其他人從警車上下來,視線無聊環顧四周,目光突然在那兩個男生身上定格。

    ——那兩個人的身形和安姐側寫的還挺像。

    “榮明,走什么神。”

    剛想著事,榮明肩膀上就挨了一記,身邊的苗豐茂催促他趕緊走,早完成任務早收工,他們這些人可都沒來得及吃飯。

    那兩個男生已經繞過拐角,消失在榮明視線之中。

    榮明搖搖頭,心想哪里有這么巧,抬頭沖苗豐茂笑了一下,“沒什么,走吧,我們進去學校。劉隊已經提前幫我們聯系好了,學校的教導主任和三個年級的年級主任都在里面等著我們。”

    警衛已經提前得到通知,看到榮明他們也不驚訝,把感應門打開,讓他們四個進來。

    往里多走幾步,就有一個禿頂嚴重的中年男人朝著榮明他們迎面走過來,“幾位警官好,我是德一高中的教導主任。我來帶你們去檔案室,其他三個老師已經在那里等著你們了。”

    一行人來到檔案室,三個年級的年級主任已經在檔案室里面等著榮明幾人。

    教導主任問道:“不知道幾位警官特意過來,是想要了解什么情況。”

    苗豐茂道:“是這樣,城北那塊爛尾樓今天早上發生一起性質極其惡劣的兇殺案,不知道你們有沒有聽說過。”

    上午那個兇殺案鬧得很大,教導主任點頭,“聽說過。警官不會以為兇手是我們學校的人吧。這不能夠啊,我們學校極其重視學生的思想教育,學風優良,不可能教出這種學生。”

    這句話一出來,榮明在心里暗罵一句,皮笑肉不笑道:“是這樣,我們想了解一下,貴校有沒有那些因為做過小偷小摸舉動而被處分的學生。”

    公然拆起教導主任的臺來。

    從聽到衡玉的側寫后,他肚子里就憋著一團火。他也不清楚這團火是什么,就是覺得很不爽,這時候聽到教導主任這推脫的場面話,頓時忍不住回懟過去。

    反正他做不成那種面面俱到的人,愛投訴就投訴。

    苗豐茂在別人看不到的角度,用手肘撞了榮明一下,示意他收斂,然后才朝臉上有些尷尬的教導主任笑了笑。

    教導主任也緩過來了,他轉頭看向身后那三個年級主任,“你們有什么印象嗎?”

    那三個年級主任低著頭,臉上流露出思索的表情。

    高二的年級主任最先搖頭,“我們年級沒有這種人。”

    他話剛說完,高一那位年級主任轉過頭,低聲提醒道:“你忘了三班那個劉力?”

    “那個劉力是什么情況?”苗豐茂耳尖,下意識追問起來。

    如果高一的年級主任不提醒,高二的年級主任還真就把這件事給忘了。

    他邊回憶邊道:“之前有幾個學生和我舉報過,說三班的劉力手腳不干凈,偷了他們的錢。但因為沒有證據,這件事最后就只能算了。”

    榮明和苗豐茂對視一眼,把這個人名記在心里。

    四個警察里唯一的女警察手里拿著錄音筆在錄音,同時低著頭在筆記本上寫寫畫畫。

    “還有其他人嗎?”苗豐茂又問道,“不一定是小偷小摸,在學校里經常違反紀律,人緣不好,脾氣暴躁,體型比同齡人要壯碩,符合這幾點要求的都可以。”

    他把范圍一擴大,那幾個年級主任又回想起幾個人名。

    五分鐘后,看著筆記本上那六個人名,苗豐茂點頭道:“方便我們看一下他們的檔案嗎?”

    現在學生的檔案都是國聯網,教導主任在電腦上一搜,就把這六個學生的資料調了出來。

    苗豐茂他們又問了幾個老師對這六個學生的評價,前前后后花了一個多小時,這才合上本子,關掉錄音筆離開。

    屁股往警車上一坐,榮明打開手機,把這六個學生的資料都發給衡玉。

    ***

    這時候已經是七點多,衡玉披著半干的頭發坐在電腦前,正在和她國外的朋友聊天。

    bau要招實習生,衡玉沒有接受bau的橄欖枝,羅伯特教授另外推薦了一個學生過去。這個學生的履歷也很優秀,不過他沒能像衡玉一樣可以直接躍過實習期,而是要從實習期開始。

    但能得到這么一個機會已經很好了。

    前幾天和衡玉發郵件詢問案件的也是他。

    電腦屏幕顯示出兩個人的聊天記錄,是衡玉在詢問他有關“吸血鬼殺人游戲”的事情。

    安:散布這個游戲的論壇域名在美國,我看過帖子,之前已經出現過受害者,bau的資料庫里有相關案例嗎?

    過了五分鐘,對面才回她消息。

    蓋亞:我剛剛問了前輩,她說有的,這是今年剛興起的殺人游戲。怎么,你遇到這個案子了?

    衡玉把一些可以透露的內容發過去,然后道:bau有興趣找到幕后黑手嗎,如果有興趣,來一次跨國聯手吧,我明天就按照正常程序去申請

    美國bau總部里,加林端著咖啡,湊到蓋亞的電腦屏幕前,笑道:“他就是你經常掛在嘴邊的那個天才同學嗎?剛畢業就要鬧出這么大動靜,年輕人真有斗志。”

    “那個論壇留著,不知道還會出現多少受害者,你答應吧。”

    幾分鐘后,衡玉看著蓋亞發過來的答復,勾唇笑了下。

    剛把聊天界面關掉,手機屏幕就亮了起來,發消息的人是“榮明”。

    一看到榮明,衡玉就猜到應該是案件有了進展。把手機打開,榮明的消息跳出來,是幾張照片。

    衡玉依次把照片點開,看完上面的資料。

    她剛把照片看完,對話框里又跳出一條新的消息。

    榮明:安姐,怎么樣,有沒有鎖定嫌疑人

    衡玉難得有些無語,就幾張普普通通的學籍資料,她能從上面認出犯罪嫌疑人,就不該在警局里當犯罪側寫師,該去當個掐指一算的玄學家。

    她能看出來今天的榮明情緒很不對。

    往常他性子也急,但絕不會因此影響他工作的狀態。今天在聽完側寫后,榮明的急已經浮現在臉上。

    安衡玉:沒有,明天我和你們一起去這幾個學生家里走訪

    榮明看完消息,失望的要把手機關掉。

    就在這時,聊天界面又跳出新的消息。

    安衡玉:免費給你做個心理輔導,你家附近有沒有健身房,下班后先去練上一個小時再吃飯吧

    作者有話要說:  今天只有兩更

    晚安

百度搜索 (快穿)女配是大佬 溜達網 (快穿)女配是大佬 xbtxt 即可找到本書.

章節目錄

(快穿)女配是大佬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溜達網只為原作者大白牙牙牙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大白牙牙牙并收藏(快穿)女配是大佬最新章節

奔驰宝马娱乐官网地址 大类资产配置策略有哪些 七星彩杀号技巧 福建省体彩22选5开奖今天 一分钟11选5 股票分析报告 云南快乐十分任五 投资基金好还是股票 甘肃快三号码统计查询 广西十一选五结果 赛车预测 河北排列7开奖软件 广西11选5官网 湖南幸运赛车现场直播 黑龙江省今日p62开奖结果 福建体彩31选7开奖结果20021 黑龙江6+1开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