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快穿)女配是大佬 溜達網 (快穿)女配是大佬 xbtxt 即可找到本書.

    ()    于可彤一案告一段落, 衡玉脫下身上的警服, 拿著車鑰匙下樓。

    開車回到家,她剛敲響門, 門就從里面打開了。

    溫庭頂著燦爛的笑容出現在門后, “姐, 你今天怎么這么晚, 這是上班第二天就要感受警局里的加班文化了?”

    邊說著話, 他邊往后退, 把位置挪開, 讓衡玉走進來。

    衡玉換了鞋子, 往沙發上一坐, 指使溫庭給她切水果。

    “你怎么回來了?”今天才周二,按理來說溫庭該待在學校才對。

    “想回來了唄。”溫庭撇嘴,無所謂道。

    其實他是昨天聽說衡玉經手命案, 才會特意請了個晚自習的假趕回來的。

    但現在看到他姐,溫庭發現他是白擔心了。

    果然不愧是能被推薦到bau的女人,是個狼滅!

    溫媽媽端了兩杯橙汁過來, 把一杯遞到衡玉面前, 小聲笑道:“他是擔心你第一次看到命案現場會害怕,這才特地趕回來的。果然是長大就沒以前可愛了, 擔心你還不好意思說出口。”

    “媽!”溫庭被調侃得耳根發紅,他磨著牙大喊了一聲,對上衡玉的視線,頓時又輕飄飄移開。

    端起杯子, 溫庭緊盯著杯子里的橙汁,一副要認真數清楚橙汁里有多少顆橙肉的模樣。

    衡玉喝完橙汁,站起身打算去洗個澡,路過溫庭身邊時,抬手在他腦袋上狠狠揉了一頓。

    “切。”溫庭撇了撇嘴,“看在你剛上班的份上,我不和你計較。”

    洗過澡后,衡玉把頭發擦得半干,坐在電腦前查看新聞。

    突然,電腦右下角有郵件跳出來。

    衡玉點開,發現是她某個大學同學發過來的,詢問有關一個案件的情況。

    他們這些犯罪側寫專業的學生,除了修習犯罪側寫也要修習心理學,有些人畢業后成為一名犯罪側寫師,還有些人不樂意總是和尸體命案打交道,轉而開起心理診所來。

    點開郵件,衡玉仔細看著郵件里的情況,十幾分鐘后,她把自己得出來的側寫發過去。

    對面沒再回復,應該還在忙,衡玉把郵件關掉,繼續翻看新聞。

    ***

    連軸轉忙了整整五天,昨天難得能休息一天,過來上班時劉隊他們那叫一個神清氣爽。

    昨天晚上刑警大隊的群里就傳開了,說衡玉又破了一宗案子。早上看到衡玉時,就連劉隊也笑著跟榮明他們一起喊“安姐”。

    衡玉一臉淡定,完沒被他們的調侃弄得不自在。

    劉隊抬手蹭了蹭鼻子,揮揮手對周圍人吼道:“都在干嘛呢,還不把路讓開快點回去工作,嫌工作少是吧。”

    那絕對不能啊。

    劉隊這句話殺傷力驚人,他剛把話說完,周圍的人群頓時一哄而散。

    衡玉笑了下,沖劉隊揮揮手就往自己的辦公室走進去,繼續翻看之前的案卷。

    中午的時候,范局實現自己的諾言,請刑警大隊的人吃了頓飯,算是慶功宴+給衡玉的歡迎儀式。

    開開心心吃過一頓飯后,眾人又投入到忙碌的工作中。

    很快,溫庭考完期末考試放了暑假,每天早上學習,其他時間就閑得發慌,開始找衡玉聊他的高考志愿。

    “姐,你說我要考什么專業啊?你是犯罪側寫師,你覺得我當警察怎么樣,到時候我們姐弟兩配合,雙劍合璧橫掃所有罪犯!”

    難得周末,衡玉正在看書,聽到溫庭的話她合上手里的書,笑著搖頭,“選你感興趣的。”

    正說著話,衡玉的手機響了起來,她拿起手機,屏幕上跳躍的備注是“劉隊”。

    衡玉臉上的笑容收斂起來,這個時候劉隊給她打電話,應該是有案子發生了。

    果然,電話剛接通,劉隊就在電話那頭大聲道:“衡玉,你現在在哪,馬上趕來刑警大隊,又出事了。”

    真出了命案,不管是在周末還是大晚上,能爬起來的一通電話都必須趕到。

    衡玉站起身,和溫庭揮揮手,拎著手機出門。

    二十分鐘后,車子到達刑警大隊樓下。衡玉剛露面,在警車旁邊抽煙的劉隊把煙頭掐滅,直接朝衡玉招手,“警服幫你拿上了,先上車,邊開車邊說。”

    在車上,劉隊才把到底發生了什么事告訴衡玉。

    城北有一塊著名的爛尾工程,那里的樓房因為公司尾款不足的原因一直拖著沒有建成,久而久之那里就變成很多流浪漢的居住地。今天上午,有個行人從那里抄近路趕回家,結果遠遠看到地面上有一幅紅色的畫。

    他當時很害怕,但好奇心壓過害怕,往前多走幾步就聞到一股濃重嗆鼻的血腥味——地上的畫很像是用血跡來完成的。那個行人嚇得連忙報警。

    周末局里也是有人值班的,接到報警電話后,劉隊他們都被一通電話喊回局里。

    警燈一路閃爍,很快就到達爛尾工程那塊地方。

    以往這個地方都沒什么人,現在疑似命案一出來,看熱鬧的人再次把警戒線外圍得密密麻麻的。

    榮明早就見怪不怪,大喊著“讓讓,警察,別堵路妨礙公務啊”,前面看熱鬧的人連忙把路讓出來。

    衡玉掀起警戒線,從底下鉆進去。

    從她下車開始,即使戴著口罩,鼻尖也縈繞著若有若無的血腥味——這的確有命案發生,鮮血的味道不是動物的血,而是人血。

    往里多走了兩步,就能看到那個畫在地上的巨大圖畫。

    按照專業知識去判斷,要完用鮮血來完成這樣一副畫,一個成年人身體的血至少要被放干凈大半。

    一個巨大的圓,里面畫滿了形狀相似的東西,看著有些眼熟,一時之間又想不起來這到底是什么東西。

    榮明和劉隊落后衡玉幾步,他們都沒戴口罩。

    榮明正在和劉隊說些什么,目光一移瞧見地面上那副畫,驚得下意識深吸口氣,濃郁嗆鼻的血腥味都往他鼻子里涌,榮明嚇得連忙扶著劉隊干嘔幾聲。

    就連劉隊也不適地蹙起眉來。

    “臥槽,這得把人放成干尸才能有這么多的血吧,血腥味太濃了。”榮明沒忍住,狠狠罵了一句。

    他臉色蒼白,用手擋在鼻子前,適應了幾下才緩過神。

    衡玉聽到后面的動靜,從口袋里掏出兩個一次性口罩遞給榮明和劉隊,“聊勝于無吧。”

    一次性口罩這么薄,的確是聊勝于無了。想是這么想,榮明還是連忙接過。

    他咧了咧嘴,“安姐,你不覺得這個味道很惡心嗎?”

    “所以我是專業的。”衡玉邊回他一句,邊打量著地上的畫。

    榮明努力為自己挽回顏面,好歹他也比安姐多工作兩年不是,“其實我也挺專業的。”

    同樣在探查現場的劉隊頓時嗤笑一聲。

    榮明抬手撓撓頭,也跟著去看地上的畫,好奇道:“這是什么?”

    衡玉眉心微微蹙起,語氣難得有些不確定,“蝙蝠?”

    鮮血流動性大,她只能從圖案的輪廓做個推測。

    “……蝙蝠,這是玩吸血鬼傳說嗎?”榮明吐槽一句,又被劉隊招呼了一巴掌。

    他只是隨口胡說,卻沒想衡玉突然轉過頭看了他一眼,“地上的畫畫技很爛,可以排除是專業藝術家作畫。”

    “在犯罪史上,有過幾個案例是藝術家殺人,用死者的血跡作畫搏得社會輿論的關注。剛聽說這個案子時,我以為是類似的情況。現在看來并非如此。”

    “那你猜是什么?”劉隊接話。

    “很像是國外最近流行的殺人接力游戲。”

    殺人接力游戲這個詞一出來,劉隊和榮明的臉色都不是很好看。

    一條活生生的人命和游戲這個詞搭在一起,讓他們不寒而栗。

    “劉隊,你們來啦。”一支隊的葉壇正在和其他警察說話,瞧見劉隊和衡玉,連忙朝他們走過來,“在一百米外那棟樓里找到尸體了,死狀很慘,被放完血了,兇手把他的血都拿來畫地上那副畫了。我們的人現在正在確定死者的身份。”

    得知死者的身份還沒確定,衡玉走到正在拍照取證的陸楠身邊,蹲著繼續看地上的血畫。

    “血跡這么多,應該有找到血腳印吧。”衡玉詢問陸楠。

    陸楠也就比衡玉提前到了幾分鐘,她沒怎么細看現場,此時說話的語氣帶著些不確定,“有,但我覺得可能沒用,腳印的受力點不對,兇手穿的鞋子不合腳,應該比實際的要大上幾碼。”

    這說明兇手是有預謀行兇,衡玉站起來,“回去再看照片,我們先去看尸體。”

    與血畫隔著一百多米的爛尾大樓里,尸體處于二樓,身上穿著的衣服磨損嚴重,看著像是這附近的流浪漢。被捆綁得嚴嚴實實的,嘴巴也被堵住,身上有很多個血孔,這些應該都是放血的地方。

    身上沒有能一擊斃命的致命傷,應該是失血過多而死。

    在現場待了一會兒,葉壇急急忙忙趕來這棟爛尾樓,對衡玉道:“安姐,劉隊讓我過來通知你一聲,死者的身份確定了。有人認得他,名字叫劉福盛,在附近工地里搬磚的,但喜歡小偷小摸,前幾天已經被工地辭退了。”

    衡玉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繼續用戴著手套的手檢查尸體,片刻后站起身,問陸楠:“尸檢報告是不是要下午才能出來。”

    “對。死亡時間大概在晚上八點到十點,更具體的只能得尸檢報告。”

    這里沒什么值得細看的了,衡玉和陸楠打了聲招呼,離開爛尾樓,和已經可以收尾的劉隊他們一起坐車回刑警大隊。

    作者有話要說:  第二更~

    讓我煮個自熱螺螄粉冷靜冷靜,再繼續去碼第三章

    寫這個故事沒怎么卡文,就是修文使人頭禿

百度搜索 (快穿)女配是大佬 溜達網 (快穿)女配是大佬 xbtxt 即可找到本書.

章節目錄

(快穿)女配是大佬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溜達網只為原作者大白牙牙牙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大白牙牙牙并收藏(快穿)女配是大佬最新章節

奔驰宝马娱乐官网地址 山东高频体彩扑克牌 山东11选五5开奖走势图 白小姐中特四肖必选一肖 小易期货配资 甘肃快三推荐预测 吉林11选5玩法 十一选五直选前三江苏 三分彩免费计划官方下载 22选5河南最新开奖今天 青海快3开奖结果查询果 股票分析师证 福建31选7复式计算表 一分赛车有官方数据吗 卖出股指期货合约 黑龙江p62今天的开奖号码 股票涨跌停可以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