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快穿)女配是大佬 溜達網 (快穿)女配是大佬 xbtxt 即可找到本書.

    ()    榮明愣了愣, 才反應過來這是什么意思。等他抬起頭時, 已經看不到衡玉的身影。

    下了樓后,衡玉開著車回家。

    溫庭正在學校里準備期末考試, 等這個暑假過后他就要進入高三。

    不過在晚自習開始前, 溫庭還是偷偷摸摸給衡玉打了個電話, 問她今天在警察局感覺怎么樣。

    “應該沒有人欺負你吧, 還適應嗎。”溫庭像老媽子一樣嘀嘀咕咕, “不會有哪個臭不要臉的勾搭你吧, 我和你說, 才認識第一天就勾搭你的, 絕對是見色起意, 這種男人你一定要拉黑名單,他們肯定在廣撒網,想要做海王, 能上鉤一個是一個。”

    衡玉站在陽臺,低著頭看外面的萬千夜色,“每個人忙得幾天沒好好睡過覺, 比起和我搭訕, 他們更想要好好睡上一角,所以你多慮了。”

    溫庭撇撇嘴, “那沒有人給你使絆子吧。”

    勾心斗角嘛,他都懂。

    “少看些宮斗劇吧,今天一早上就發生一起命案,大家都在忙著處理命案。”

    一聽到命案, 溫庭的心頓時提起來,“怎么樣,你側寫成功了嗎?”

    對于這么弱智的問題,衡玉懶得回答。

    她讓溫庭去上晚自習,然后就把電話掛掉了。

    第二天早上,衡玉到警局時,警局沙發上東倒西歪睡了一大堆人,都是昨晚留守的。

    劉隊也在,他聽到動靜,緩緩睜開一只眼睛。

    瞧見那道靚麗年輕的身影,劉隊一把從沙發上坐起來,捋一捋凌亂的頭發,放輕聲音和衡玉笑道:“這么早就過來了。”

    “在國外時習慣這么早到實驗室了。”衡玉給劉隊遞了杯剛倒好的溫水。

    劉隊接過,道了句謝,又看向身邊還在熟睡的同事,“別介意,等你在局里多待幾天就知道這種情況很常見了。”

    衡玉笑了下,“監控室有人嗎,我想去監控室看看半個月前那起謀殺案周圍的監控視頻。”

    “這個點還沒人,我帶你過去吧。”劉隊還沒起身,衡玉就拒絕了,反正時間還早,就不麻煩沒怎么休息過的劉隊帶她過去了。

    衡玉換了個話題,“現在是什么情況?”

    “已經找到兩個死者常去的健身房了,過會兒得去健身房那里了解了解情況。”

    “我和你們一起去吧,我對情緒觀察比較敏銳,也許可以縮短鎖定嫌疑人的時間。”

    誰也不知道兇手下一次會在什么時候動手,自然是越早破案越好。

    ***

    十點左右,劉隊招呼榮明跟著他出門行動,衡玉提前換好警服跟在他們身后。

    兩個死者常去的健身房不是同一家,不過排查范圍也就是兩家健身房,衡玉讓眾人先去第二個死者常去的健身房排查情況。

    榮明、劉隊還是和衡玉一輛車。

    榮明自覺他和衡玉也不算很陌生了,好奇問道:“安姐,為什么要先去第二個死者常去的健身房?這有什么講究嗎?”

    “按照兇手的心理來說,第一個死者極有可能是促使她走上犯罪道路的人,也許兩人在以前就認識,會對死者動手是因為泄憤。

    在突破底線之后,兇手就瘋了,第二個死者很有可能是她簡單接觸之后就選定的人,所以兇手更有可能在第二個死者常去的健身房工作。”

    這解釋夠清楚,榮明一咧嘴,又問道:“還有個問題啊,安姐,你怎么知道兇手以前學過鋼琴。”

    別的都好猜,唯獨這個,因為信息不對等,榮明私底下和劉隊討論過,卻沒辦法猜到衡玉是怎么判斷出來的。

    “第二個死者是服裝設計師,但以前學過鋼琴,鋼琴天賦還很好。第一個死者是個鋼琴天才,小有名氣。憑著死者的共同點,要推出這個挺容易的。”

    “而死者殺人的動機,我猜測是她很喜歡鋼琴,但因為某些原因被迫放棄鋼琴,出于對兩個死者的嫉妒。她將死者的臉劃花,就是一種很典型的泄憤行為。”

    榮明嘴角一抽,居然連兇手的殺人動機都猜出來了,這也太神奇吧。

    對比局里上一任犯罪側寫師,再看看安姐的表現,兩個人的差距實在是夠大的。難怪說這個職業很考驗側寫師的個人素質。

    劉隊突然插話,“犯罪側寫師需要把自己代入到兇手視角嗎?”

    如果不是這樣的話,側寫師是如何猜出兇手殺人動機的。

    國內對犯罪側寫師這個職業不夠了解,衡玉聽到劉隊的話,輕聲解釋道:“這是基于理論知識和實際觀察的最佳推測,和代入視角沒有關系。如果犯罪側寫師需要把自己代入兇手視角,從而倒推兇手的殺人動機,這會縮短犯罪側寫師的工作壽命。”

    當你在凝望深淵的時候,深淵也在凝望著你。

    不需要代入什么視角,身為犯罪側寫師,只需要用最專業的知識做出側寫就夠了。

    車子很快開到健身房樓底下,劉隊他們沒有絲毫掩飾,穿著警服大搖大擺坐著電梯上了健身房。

    健身房前臺守著的工作人員瞧見穿著警服的三個人走到她面前,心臟漏跳了一拍,任何普通人看到警察找上門都會和她一個反應。

    “警察同志好,你們來這里是有什么事嗎……”

    劉隊按照流程把證件展示給她看,隨意笑了下,“我們就是想了解一下情況。”

    早上十點多,健身房還很冷清,只有寥寥幾個人在鍛煉。看到警察來了,這些人都停下鍛煉,紛紛去洗澡房換衣服離開,省得惹出什么麻煩來。

    等劉隊說完來意后,工作人員不敢耽擱,把健身房教練的資料冊子找出來。

    劉隊把冊子遞給衡玉,這種事情就該讓更專業的人士來。

    衡玉接過資料冊子,從第一頁開始翻看,但凡是男教練她都跳過了。很快就翻到第一個女健身教練,看了一眼她的身高,衡玉直接把人排除,繼續往下翻。

    目光停留在第二個女健身教練身上。

    許閑華,二十五歲,身高173,瑜伽教練,一寸照片里她的五官平凡,隔著照片也透著一股怯弱氣質。

    “這個叫許閑華的女教練是什么性格?她的手有沒有受過傷?”衡玉合上名單冊子,抬眼看向前臺工作人員。

    工作人員回想了一下,“性子比較悶,挺少說話的。有沒有受過傷我不知道,但好像聽人提過,她的左手使不上什么勁。”

    說完之后,她賠笑道,“警察同志,許閑華她是不是……犯了什么案子?”

    劉隊五指攏起,敲了敲桌面,“不該你打聽的就別打聽,我們只是按照規矩了解一下情況。”

    “好好好。”工作人員連忙點頭,她正要繼續說話,余光掃見一個身材高跳的女人背著書包準備走進健身房,下意識大聲道:“許教練,你怎么這個點就過來了。”

    許閑華垂著頭,耳朵里戴著耳機,劉海留得很長,顯得整個人的氣質有些陰郁。

    她抬起頭,這才發現有三個穿著警服的警察站在門口。

    許閑華下意識停住腳步,臉上流露出驚慌,但很快她就穩住心神,沖前臺的工作人員笑了下,“在家沒什么事,打算早一些過來跑個步。”

    她把目光移到衡玉三人身上,問工作人員,“這三位是……”

    “許小姐,我們是市刑警大隊的警察,想找你了解一些情況。”衡玉上前一步,出示自己的工作證件,神色冷淡看向許閑華,同時把錄音筆對準許閑華。

    許閑華的臉上滿是疑惑,“警察同志,不知道你們要了解什么情況。”

    衡玉答非所問,“如果方便的話,我能看看你的手嗎。”

    不知道為什么,在聽到衡玉這句話后,許閑華臉上的慌張更濃了一些。

    劉隊和榮明對視一眼,默默往許閑華身邊站,堵住她的去路。

    許閑華似乎也意識到自己的反應不太對勁,她把右手遞到衡玉面前,衡玉看了兩眼,指節修長,皮膚細膩,保養得很好,但指腹處都有小繭。

    衡玉松開手,示意許閑華將左手遞出來。

    “許小姐的左手是怎么受傷的?”

    許閑華勉強笑道:“警察同志,這是我個人**吧。”

    “例行詢問罷了,這個問題還涉及不到**。”

    “發生了一些意外。”

    “那之后就彈不了鋼琴了對吧。許小姐,我現在懷疑你與一起連環殺人案有關系,跟我們到警察局里走一趟吧。”

    衡玉話音剛落,榮明已經機靈的把手銬銬在許閑華的左手上。

    ***

    將許閑華押送回警局時,劉隊嘴里咬著根煙提神,同時撥打電話通知局里的同事,還讓人去許閑華家里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線索。

    下車時,有人過來接手,把許閑華帶去審訊,榮明看向劉隊,有些不真實道:“我們這么簡單就把人捉住了?”

    以前遇到這種連環殺人案,哪次不是大動干戈,結果這一次,簡單得像是個普通的案子一樣。

    話才剛說話,榮明就被劉隊打了一巴掌,“簡單才好,連軸轉忙個幾天,有你小子受的。”

    “不是,我就是覺得太不真實了,以前我們局里也有犯罪側寫師吧,但不是我嘲笑啊,他提供的側寫哪里有這么牛逼。”

    劉隊笑道:“能干是好事啊。”

    一個多小時后,前去搜索許閑華家里的警察打了電話回局里,“在許閑華公寓的廁所里發現血跡反應了,如果驗明這些血跡是死者的,那她就逃脫不掉了。”

    有了這個重大發現,審訊室那邊的進展更快了。

    又過了半個小時,負責審訊的苗豐茂拿著一份資料急匆匆走出來,對衡玉道:“側寫對了,她以前果然是學鋼琴的。”

    許閑華和第一個死者是鋼琴輔導班的同學,比第一個死者還要有天賦,但家境不是很好,家人幾度想讓她放棄學鋼琴。

    當時正好有個國際鋼琴大賽,如果能在大賽中獲獎,獎金就夠許閑華繼續學鋼琴了。

    這個比賽需要推薦參賽,他們老師手里只有一個名額,許閑華成績最為優秀,原本這個名額該落到她手里的。如果能參加這個國際比賽贏回獎金,她的鋼琴夢想就能繼續。

    可誰想到,參賽名額公布后,獲得名額的卻是第一個死者。聽許閑華說,大概是死者家里走了關系,把原本屬于許閑華的名額拿到手了。

    沒過多久,許閑華家的煙花廠爆炸,她傷了左手,再也不能碰鋼琴。

    第二個死者經常在健身房里鍛煉,和許閑華認識。她長得漂亮,家境又好,每次和她朋友一起去鍛煉時,時常說自己討厭鋼琴,這才轉行去學服裝設計。

    兇手當時已經殺了人,心態正是瘋狂的時候,聽到第二個死者的話就被激怒了,尋了個機會把死者弄暈帶回家,將死者殘忍殺害。

    看完審訊記錄,劉隊從口袋里抽出一根煙叼在嘴里,搖頭嘆了口氣。

    衡玉把審訊記錄遞給其他人,端著杯溫水,沒有對此發表任何評價。

    被頂掉參賽名額,失去了自己繼續學習鋼琴的最后機會,可憐嗎?

    如果她可憐,那兩個還有大好未來的死者又可不可憐?

    非要論斷一個可憐,只能讓自己鉆牛角尖。

    一名專業犯罪側寫師所要做的,只是站在一個客觀的角度側寫出兇手的模樣。

    如果真遇到一些觸動你的事情,你能袖手旁觀嗎?

    “我說了,那是我作為一名專業犯罪側寫師該做的。剩下的事,就是身為別的身份該做的了。”

    作者有話要說:  第二更

    這個故事有不少兇殺案,我盡量早點更新吧(點煙

    補更會晚一些,修文修了好久

百度搜索 (快穿)女配是大佬 溜達網 (快穿)女配是大佬 xbtxt 即可找到本書.

章節目錄

(快穿)女配是大佬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溜達網只為原作者大白牙牙牙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大白牙牙牙并收藏(快穿)女配是大佬最新章節

奔驰宝马娱乐官网地址 股票怎么配资 韩国快8查询 上海快三和值500期 赢翻网配资 北京11选五走势图走势 极速11选5骗局 河北十一选五任二技巧 云南11选五推荐号码是 腾讯五分彩定位胆怎么玩 幼儿套圈游戏玩法 新疆11选5一定生 辽宁11选五一些经常出的号码 金牛配资 湖北官方网站30选5 上海11选5遗漏数据一定牛 谷歌股票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