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快穿)女配是大佬 溜達網 (快穿)女配是大佬 xbtxt 即可找到本書.

    ()    這種長裙好看是好看, 但不管是穿上去還是脫下來都比較麻煩。

    帕特里克嘴唇輕抿。

    兩個多小時以來, 衡玉第一次聽到他的說話聲。

    “我是三公主的侍衛。”語氣清冷淡漠,神情疏離。

    衡玉抬手, 將禮帽摘掉, 隨意往沙發上一扔, 再抬起左手, 慢條斯理脫下右手臂上戴著的長手套。

    明明是很普通的一個行為, 卻因為她剛剛說的那番話, 讓房間里的氣氛都變了。

    帕特里克下意識想要往后退開, 讓兩人保持更加安的距離。

    右手的長手套脫下, 衡玉轉而將左手的長手套脫下, 順便回答帕特里克剛剛那句話,“我以為你更感興趣從侍衛轉變為情人。”

    “大公主、二公主的侍衛隊里,有好幾個人都因此一步登天, 獲得了更高的傳承。”

    光明與黑暗交織,帝國與教廷分庭抗禮,這個世界的局勢混亂, 連帶著思想也變得混亂, 及時行樂主義在這時候成為了主流思想。

    衡玉說的這些現象在皇室、貴族,甚至是那侍奉光明的教廷里, 都很常見。

    帕特里克被她這話一激,原本還壓抑著自己往后退的想法,這下子是直接順從心意退了一步。

    “公主您該歇息了,我先告辭。”

    帕特里克將右手搭在左肩, 俯身行了一禮,轉身離開,背影略有些落荒而逃的意味。

    衡玉還沒玩夠,怎么可能放任人直接離開。她一抬手,將毫無防備的帕特里克往旁邊一推,抬腳踢了帕特里克的膝蓋,巧勁一帶,帕特里克直接摔在了沙發上。

    沙發很柔軟,撞擊并沒有讓帕特里克感覺到疼痛,但他還是感覺到有些暈眩,尤其是看著眼前放大的這張毫無瑕疵的臉,鼻端嗅到一種傲慢疏離的冷香。

    衡玉用右膝蓋頂上帕特里克的右膝蓋,身體一半重量都壓在他身上站立。

    這種站法,只要帕特里克掙扎起身,她就會往后摔去。

    帕特里克根本沒察覺到這一點,他只覺得渾身僵硬得難受,怔怔看著衡玉,也沒心思猜她接下來會有什么舉動。

    衡玉饒有興致打量著帕特里卡的臉,目光露骨專注,讓人想忽略都難。

    湊近了看,帕特里克這張臉越發美得驚心動魄。右眼底下有顆淚痣,嘴唇比尋常人要薄一些,讓他整個人顯得很冷淡無情。

    衡玉抬起手,在帕特里克的注視下,繼續把褪下一半的黑手套取下來。

    她的動作很慢,慢到了極致。

    動作完成時,帕特里克感覺自己的身體都僵了一大半。這是長時間維持一個動作造成的。

    “定力還不錯。”衡玉笑了下,往后退開一步。

    帕特克里想要站起身落荒而逃,偏偏因為腿依舊僵麻著,原本冷淡禁欲的臉上浮現出幾分尷尬。

    “還不想走嗎?唔,折騰了這么久,我的衣服可還沒脫下換好呢。”

    瞧見他的動作,衡玉往旁邊沙發上一坐,捂著臉笑得肆無忌憚,絲毫不顧及他這個當事人還在場。

    身體的僵硬終于恢復了一些,帕特里克不再耽擱,連忙起身往外走去。

    走到門口,一只手搭在門邊上,帕特里克正要將緊閉的大門拉開,突然扭頭往后面看了一眼。

    結果這一眼,讓他十分懊惱自己剛剛為什么要回頭。

    膚如凝脂的手搭在黑色長裙上,慢條斯理解著第三顆紐扣,形成強烈的視覺沖擊力。明明只是露出了一部分鎖骨,帕特里克卻覺得渾身燙得慌。

    他一把將大門打開,快步走出去。

    守在門口的兩個女仆瞧著他白皙的臉上淡淡的紅暈和難為情,再算算從帕特里克進去再到出來的時間,彼此交換了一下眼神。

    這個侍衛,看來不太能讓三公主殿下滿意啊。

    也就一張臉不錯,中看不中用。

    ***

    衡玉將紐扣一一解下,黑色長裙里面還穿有一件貼身白色里衣。

    她叫來仆人幫忙換好衣服,坐在沙發上回憶書上的記載,開始在虛空中緩緩比劃結印。

    結印越到后面,衡玉的動作越慢。

    大概過了一刻鐘,她才完成一個結印,指尖上躍動著黑色的光芒。

    身體里無法容納下光明,那么修煉黑暗就成了唯一的選擇。她更信奉實力,不會因為自己身處于光明的陣營就放棄修煉。

    這時候是不是應該說一句,我身在黑暗,心向光明

    衡玉手指上微弱的黑光消失,“你最近龍傲天看多了?”

    帕特里克走下樓梯時,總感覺守在古堡的仆人和侍衛看向他的眼神有點奇怪。

    他沒心思多探究,就被侍衛隊長拉過去盤問了些問題,還和其他侍衛打了照面互相介紹一番。

    頂著不少侍衛不善的目光,帕特里克離開古堡。他剛走到古堡,就聽到一道驚喜的聲音。

    “帕特里克!”

    帕特里克停下腳步,順著聲音來源看過去。

    穿著女仆裝、身材嬌小的簡妮原本縮在古堡邊,被凍得有些瑟瑟發抖,終于聽到古堡大門從里面推開的聲音,她小跑出來,果然瞧見那道熟悉的身影。

    “簡妮。”看到簡妮熟悉的臉,帕特里克的神色略微柔和下來。

    “我聽說你被選中成為三公主的侍衛了!”簡妮驚喜道。

    帕特里克剛柔和下來的神色又變得有些不自然,不過沉浸在自己情緒里的簡妮并沒有注意到。

    她咬著唇,遲疑問道:“帕特里克,三公主長得好看嗎?我的朋友們都說,三公主比大公主長得還漂亮。”

    她是在大公主古堡里伺候的女仆,因為大公主、三公主關系不佳,簡妮一直沒見過三公主本人,私下卻聽侍衛提過三公主的相貌。

    因為她這句問話,帕特里克腦海里又回想起那一張極艷的臉。

    尤其是她身上的冷香,優雅傲慢,與她剛剛的嫵媚慵懶完矛盾。

    不知道是不是帕特里克的錯覺,明明已經遠離了那個女人,他鼻尖好像還聞得到那股冷香——好像是他身上也染上了那股味道。

    帕特里克不自然道:“我沒見過大公主。好了,天色已經很黑了,我們回去吧,別讓艾瑞老爹擔心。”

    今天已經比平常晚了兩個小時回家,簡妮頓時被轉移了注意力,順著帕特里克的話點頭,開開心心跟在帕特里克身邊走。

    她悄悄抬眼打量帕特里克,靠近他的右手不自然一動,想要挽住帕特里克的手臂。

    帕特里克依舊處于出神狀態,但還是能感覺到簡妮的動作,不著痕跡避開。

    衡玉靠著窗戶,從頭到尾看完了這一幕,“對我的調戲不為所動,他難道喜歡這種類型嗎?”

    系統一邊享受地躺著看戲,一邊為帕特里克點蠟。激起了一個大魔王的惡趣味,就算是光明神,也只是個小菜雞。

    尤其是這個小菜雞現在沒有擁有傳承力量。

    衡玉的手里拿著有關帕特里克的資料,從他剛出生一直記載到現在。

    如果不是衡玉確信自己研發出來的系統,不會出現這種低級錯誤。單看這份資料,誰能猜到帕特里克將來會成為那個高高在上的神明。

    “他現在擁有光明神的傳承記憶嗎?”

    感覺沒有,不然估計你今天這么調.戲他,他能拔劍沖你砍下來

    衡玉眉梢微挑,“光明神這么暴力嗎?”

    不是說光明神禁欲高潔嗎,嘿嘿嘿,肯定沒人這么對待過他

    “拔劍也不錯,都是情.趣。”

    系統:???

    “啪”的一聲,衡玉將手上有關帕特里克的資料扔回到桌子上,抬步往床邊走去,很快就閉上眼睛睡著。

    另一邊,帕特里克和簡妮回到他們的住處。

    簡妮一家住在巷頭采光極好的地方,帕特里克一家則住在環境最差的巷尾。

    皇室挑選侍衛要求很嚴格,需要有一定人脈的人推薦才能得到備選資格。簡妮的父親是教廷一個小神使,在他的幫助下,帕特里克才能進入皇室擔任侍衛。

    他沒有合適的功法,魔法修為很低,但對光明親和力很高,又有一副很出眾的相貌,肯恩今天去侍衛營挑選人時,順手把他也帶上了。

    他目送著簡妮走進家里,與等在門口的艾瑞老爹說了今天的事后,這才一步步往自己家走去。

    推開木門,院子里一片黑暗靜謐。

    周圍躍動的光元素告訴帕特里克,院子主屋里沒躺著人,他父親估計又出去賭博了。帕特里克抿了抿唇,走去廚房。

    已經這么晚了,帕特里克也不打算燒水了,直接用冷水洗漱。

    脫下身上的劍士裝,帕特里克換上一身干凈的衣服,往床上一躺。

    素來一躺下就能睡過去,但這一次,帕特里克的腦海里總是不自覺浮現起很多他不想回憶起來的畫面。

    他猛地坐直身體,翻找著劍士裝。最后從胸口口袋上翻出一朵開得妖艷的罌麗花。他之前聞到的若有若無的香味,就是這朵花傳出來的。

    這應該是不知道什么時候,那位公主殿下放進他的胸口口袋的。

    帕特里克右手手指升騰起白色的光,罌麗花被一點點燒毀成灰。

    帕特里克重新躺下,輕松入睡。

    但他睡著不久,又做了一場熟悉的、無比真實的夢。

    在夢里,一片金光奪目,他行走在刺眼的金光中,好像永遠也走不到盡頭。

    不知道走了多久,這片除了他再無其他人的世界里多出了其他氣息。

    他猛地抬頭,只見到天際上,有一道永遠無法看清的身影,高高在上俯瞰著他,目光冰冷無情。

    作者有話要說:  閑魚作者開始營業

百度搜索 (快穿)女配是大佬 溜達網 (快穿)女配是大佬 xbtxt 即可找到本書.

章節目錄

(快穿)女配是大佬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溜達網只為原作者大白牙牙牙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大白牙牙牙并收藏(快穿)女配是大佬最新章節

奔驰宝马娱乐官网地址 秒速快三网址 河北快三结果走势图带连线 体彩排列5走势图 宁夏11选5前三直 甘肃十一选五任5遗漏 七星彩开奖公告 北京11选5投注网站 恒日升配资 陕西11选五最高遗漏 高收益理财产品 辽宁12选五一定牛开奖结果 七乐彩玩法说明 股票趋势 河内5分彩大小走势图 河南体彩泳坛夺金官网 九鼎新材股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