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快穿)女配是大佬 溜達網 (快穿)女配是大佬 xbtxt 即可找到本書.

    ()    穆瑞與陶孟相處融洽時, 衡玉與穆瑾忙中偷閑。兩人趁著穆瑾休沐, 一道前去帝都郊外踏青打獵。

    駿馬上,衡玉穿著一身紅色騎裝, 隨意彎弓扣弦, 就能命中一個目標。

    這樣百發百中的準頭, 穆瑾和蓋嵐很快就沒了和她競爭的想法。

    穆瑾還好, 蓋嵐卻不免抬手蹭了蹭鼻子。

    他身為武將家子弟, 弓馬本是強項才對, 在這方面卻爭不過一位未滿十一歲的公主殿下。還好他家老頭子不知道這件事, 不然妥妥的得一頓胖揍。

    獵物差不多了, 衡玉把手上的弓放好, 與穆瑾兩人一起騎馬閑逛。

    快到用午膳的時候,三人才回別院。

    獵物已經被處理好,穆瑾一撩衣擺, 在衡玉對面坐下,親自為她烤獵物。

    他經常帶衡玉出來散心,烤東西已是熟練, 味道倒是不差。衡玉無事可做, 就在旁邊幫忙刷上蜂蜜。

    蓋嵐自食其力,瞧見兄妹倆的相處, 不免在心里嘖嘖兩聲:就沖太子殿下這寵妹妹的勁,蓋嵐覺得二公主未來的駙馬會很慘。

    不對,以太子殿下的挑剔眼光,能不能為二公主挑中一個令他滿意的駙馬, 這還真是不好說。

    三人才剛打道回府,周帝派來找穆瑾的人就帶來一個消息:宋朝傳來國書,他們要派遣使者前來周國。

    蓋嵐蹙起眉,扭頭去看穆瑾,“三國邊境小摩擦不斷加劇,宋朝這時候遣使前來,打的是什么主意。”

    穆瑾抬頭看著那夕陽西下的天,“怕是來者非善。邊境局勢越發緊張,明日朝堂上我會主動提出與軍隊前去邊境。”

    “太子殿下?”蓋嵐震驚,他不知道太子為何突然想要去邊境走上一遭。

    “我早就想去邊境走上一遭了,只是之前年紀不大,父皇母后不會允許,這才沒有提出來過。”

    穆瑾偏頭看向蓋嵐,目光深沉,“總待在帝都里,雖知道周朝形勢不容樂觀,但親自前去邊境,我才知道這世道到底給我周國百姓帶來了何等苦難。”

    明知戰爭會帶來苦難,但戰爭仍然難以避免。

    天下一統當然是好,但若他淪為階下囚,整個周國皇室都會迎來滅頂之災,他所要守護的人也永遠無法平安快樂。

    興許人都是自私的。

    他無法避免戰爭,那就只能去了解戰爭、直面戰爭,做得更好、做到最好,讓周國能夠在一次次戰爭中取得勝利,減小犧牲。

    這時節的天還沒轉暖,衡玉坐在馬車里,靠著馬車壁聽著外面的說話聲。

    她把玩著腰上掛著的玉佩,與系統道:“這十年的錦衣玉食,實在是讓我在富貴鄉里待得安逸了。”

    穆瑾要去邊境,她無法阻止,但此時此刻的她,甚至拿不出一個武藝高強的侍衛護在他身側,讓他減少幾分危險。

    這樣的無能為力,雖說是因為她年紀太小,終日待在皇宮無法發展勢力造成的,但衡玉現在更看重的是結果。

    零,你要做什么

    衡玉笑了下,沒細說,她只是以一種很平靜的口吻對系統道:“如果太子哥哥在邊境出了什么事,我要宋帝和慶帝的項上人頭。”

    話音剛落下,馬車簾被人從外面輕輕掀開。

    那張已經徹底長開,若霜華般清冷的臉出現在衡玉視線里。

    衡玉瞥見穆瑾,頓時柔和了眉眼,“太子哥哥,有什么事嗎?是不是快到皇宮了。”

    “還有段距離,見你在馬車里沒出聲,想看看你。”

    衡玉懶懶倚著馬車壁,“我聽到你說你想去邊境了。”

    穆瑾一怔,他沒想瞞著衡玉這件事,剛剛和蓋嵐說話時也沒刻意壓低聲音,但這件事突然擺出來,穆瑾難免有些手忙腳亂。

    他雖然覺得此行前去邊境不會出現危險,但玉兒擔心那也是難免的。

    “你……”

    “太子哥哥想去就去吧,這天下,還是得親眼看看,才知道它是何等的責任。”

    穆瑾啞然失笑。是啊,他怎么忘了呢,他希望小公主肩負榮光,他的小公主也一直期待著他能成為一代明君。

    她會擔心,但從來不是那等分不清輕重緩急的人。

    想到這里,穆瑾的心又柔軟了幾分。

    “無聊嗎,太子哥哥給你吹笛子吧。”沒等衡玉應答,他抽出腰間別著的紫簫笛,抵在唇邊吹奏起來。

    衡玉靠著馬車,聽著那溫柔得笛音,不知何時睡了過去,等她清醒時已經回到皇宮。

    兄妹倆默契的沒有再提及邊境的事,第二天,衡玉正陪著宋皇后用早膳時,有宮人急匆匆走來傳遞消息,說在朝堂上太子殿下主動請求隨軍隊前去周宋邊境。

    宋皇后持著的湯匙落到桌子上,發出一聲清脆響聲,她才連忙收斂好失態。

    等她扭頭去看衡玉時,才發現素來眉眼柔和、笑得比春光還燦爛的小女兒,面色一片冷寂。

    ***

    穆瑾隨大軍離開帝都那一天,沒讓衡玉前去送行。

    他騎在駿馬上,穿著一身銀白色輕甲,臉上帶了平時所沒有的冷厲。

    軍隊出發時,穆瑾轉過頭,望向皇宮方向,明明什么都看不見,穆瑾卻有一種感覺,衡玉此時正站在城墻上目送他離開。

    穆瑾抬起手沖著皇宮方向揮了揮,便縱馬離開。

    一直到那黑壓壓一片的軍隊都離開皇城,從城墻上再也看不清任何蹤跡,披著薄斗篷的衡玉才走下城墻,前去書房尋周帝。

    半個時辰后,衡玉拿著一道手令前去見禁軍總統領,讓他從禁軍里秘密抽調一百人給她。

    禁軍總統領經常見這位公主殿下。倒不是因為這位公主殿下喜歡來禁軍,而是他碰上太子殿下時,這位公主殿下經常跟在太子殿下身邊。

    在他的記憶里,這位公主殿下千嬌百寵長大,臉上總是掛著笑容。

    此時這一副冷厲中帶著淡淡威壓的模樣,怕是連太子殿下都沒見過吧。

    有了帝王手令,雖然禁軍總統領好奇這位公主殿下為何要抽調一百人,但還是老老實實去了。

    等一百人終于到齊,衡玉把頭上的斗篷帽子掀掉,“若有覺得未來前程光明之人出列。”

    那一百人左看看右看看,沒有人動。

    “從今天開始,你們仍隸屬于禁軍,但只向我一人效命。”衡玉再說。

    她沒管那一百人聽到這句話后是何等驚訝的模樣,繼續道:“若是不能,出列。”

    那一百人紛紛看向總統領:頭,您把我們叫出來,現在這是什么事啊。

    總統領也是一臉懵逼,“公主殿下,您這是……”

    對上衡玉的眼神,總統領瞬間噤聲了。

    倒不是說這位公主殿下的眼神有多可怕,而是她的眼神太平靜太從容,帶著讓人難以反駁的壓迫感。

    “覺得不能就出列。”

    “什么事都要問個為什么,不知道什么叫服從軍令嗎。”

    這話一出,底下那一百人頓時沒話說了。他們彼此交換著眼神,衡玉就靜靜站在那里等他們。

    一刻鐘后,沒人出列。衡玉轉身離開,機靈一些的禁軍連忙跟上。

    ***

    挑選好人之后,衡玉幾乎每天都會出宮。

    周帝抽空來鳳棲宮時,宋皇后和他抱怨,“瑾兒不在,都沒人能管得住她了。陛下,那日您為何要給她手令,讓她從禁軍選人。”

    周帝苦笑,當他就樂意給嗎,誰知道瑾兒平時怎么培養玉兒的,玉兒站在那里和他擺出談判的姿態說話,一身氣勢比他這個皇帝還足,他都沒回過神呢手令就給出去了。

    “就像你說的,瑾兒不在刻沒人管得住她,就連朕的話都不好使。朕給她手令的時候也不知道她是去禁軍要人。現在人都要來了,朕再說她胡鬧也不像話,她那天可是當著不少禁軍的面說那一百人今后只向她一個人效命。”

    “不說這個了。”周帝搖搖頭,這件事木已成舟,多說無益。

    眼下他還有一件更為重要的事情,“宋朝使者明日就能抵達帝都。”

    “這么快?”宋皇后一驚。以宋朝和周朝的距離,就算快馬加鞭也需要一個月的功夫,但使者團前來,自然不可能一路快馬加鞭趕路。

    可自從收到宋朝國書再到今天,也只過去了一個月功夫。這時候他們同意宋朝遣使的國書應該才剛到宋朝國都吧。

    周帝冷哼,“怕是我們收到國書的時候,宋朝使者就已經在路上了。”

    宋皇后臉色一冷,“當真是欺人太甚。”

    衡玉在別院里訓練人的時候,也聽說了這個消息。

    宋朝使者到達帝都的時候,衡玉在臨街酒樓的二樓包廂,與百姓一起圍觀著宋朝使者。

    東方正卿坐在馬上,沒像同行的不少人一樣露出桀驁姿態,臉上的表情很平靜。他看著只有十六七歲的模樣,但五官俊朗,氣質十分出眾。

    衡玉的目光落在他身上,“他是誰?”

    身后有人道:“宋朝右相嫡孫,東方正卿。”

    “他年紀不大,為何要跟著使團出使?”

    “聽說是右相為了磨礪他,親自把他塞進使團的。”

    衡玉點頭,沒再問下去。古代交通不便,一個月時間,她手里的暗探邊訓練邊去收集資料,能到這一步也還算可以了。

    衡玉之前要來的那一百位禁軍,和她從不同途徑招攬來的人,暫時形成了暗探組織的雛形。

    她的目光重新落回到東方正卿身上,“盯緊這個人。”

    她直覺,這個身份特殊的人前來周朝帝都,怕是與那位皇太女脫不了關系。

    瞧見她叔叔恭親王已經迎上宋朝使團,衡玉下樓離開,趕回皇宮。

    接上宋朝使團后,他們說要先進皇宮拜見周帝,才回去休息,以示對周朝陛下的恭敬。

    恭親王暗暗咬牙,風塵仆仆進宮去拜見陛下,這才是不恭敬好吧。

    明知對方一而再挑釁,但陛下的命令是能忍則忍,恭親王最后硬生生忍了。

    衡玉前腳剛到皇宮,后腳恭親王和使團就到了。

    她走下馬車,站在宮門前等著恭親王。

    “玉兒,你怎么在這里?”恭親王微驚。

    衡玉撫了撫腰間的長鞭,“我倒是想問五叔,宋朝使者剛到帝都,怎么不讓他們修整一日再來拜見父皇?”

    恭親王苦笑。

    “五叔,你和父皇就是脾氣太好了。”

    “這位應該是周朝的公主殿下吧。”使團正使坐在馬上,摸著胡子沖衡玉笑。

    衡玉回他一笑,隨后臉色冷下來,抬手指著馬匹上的正使,“宋朝使者拒絕卸下武器進我朝皇宮,更是非禮本公主,禁軍何在,將他們都給本公主拿下!”

    就這么一副姿態,宋朝派遣使者來的用意到底是什么?

    國書上說是想要讓周朝幫忙尋找那位皇太女,但衡玉猜到了那位宋帝的真正用意——他想要借著宋朝和周朝形勢緊張,轉移國內因他登基而產生的內憂。

    那位新帝在登基前,是宋朝的兵馬大云帥,宋朝過半軍隊都掌握在他手里。一旦有戰爭,他的實力絕對會穩壓朝堂那些依舊心心念念著找到皇太女的文臣。

    在外患面前,內憂總是會被暫時放下。等外患過去,這內憂估計也差不多能平息了。

    使團眾人紛紛一驚,正使叫道:“公主殿下,您這是污蔑!我要見周朝陛下!”

    “你先到牢里再說這句話吧。”衡玉瞥向那些禁軍,“拿下他們。”

    這些禁軍都是衡玉早就安排好的,雖然有些吃驚衡玉的命令,但還是老老實實上前。

    使團周圍有不少侍衛,看到這一幕,他們下意識拔出刀來。

    東方正卿面色一冷,這群蠢貨,“不許拔武器!”

    他年紀雖小,但因為身份高,在使團里說話還算管用。

    衡玉才不管他們已經把刀收了回去,“宋朝使者是想反抗嗎?我會把此事從頭到尾徹徹底底稟報給父皇。”

    “拿下他們!”

    東方正卿策馬上前幾步,連忙道:“這位公主殿下,若是使團有得罪之處,還請公主海……唔!”

    看著已經倒在地上的東方正卿,衡玉笑了下,“我這不是如了宋帝的意嗎?這樣,看你長得還算不錯,整個使團里就你會說人話,牢房就不用你去了。”

    其他人已經被捆好,東方正卿強忍著從馬上被人摔下來的疼痛,抬眼去看,發現使團其他人都被制服,而且都被堵住了嘴巴。

    連堵嘴的東西都提前備好了,看來這位公主殿下果然是有備而來啊。

    “把他們帶下去吧,讓他們都老實點。”衡玉揮揮手,影一也放松了對東方正卿的鉗制,讓他能從地上爬起來。

    恭親王從頭到尾目瞪口呆,“玉,玉兒,你這是……”

    “五叔,使團的人都冒犯我了,難道你還要縱容他們嗎?”衡玉擺出委屈的模樣看向恭親王。

    他們周朝最受寵的小公主殿下何時能與“委屈”兩個字掛鉤?

    恭親王這時候卻一點兒也不心疼,他腦子里一片混沌,只覺得不知道該怎么向陛下交差。

    隨隨便便將使團捉拿下獄,這不是將宋朝得罪了嗎,萬一宋朝以此為理由開戰怎么辦?他屢次忍讓使團的出言不遜,不就是為了避免邊境發生戰爭嗎?

    周朝實力弱于宋朝,若是兩朝開戰,肯定是周朝更加討不到好。

    衡玉看出來恭親王在想些什么,她壓低聲音對恭親王笑道:“五叔,太子哥哥還在邊境,你覺得我會不顧大局嗎?相信我,兩朝不會因此開戰。”

    把恭親王安撫好,衡玉看向東方正卿,“把他送回住處吧。”

    東方正卿臉上一黑,浩浩蕩蕩好幾十人的使團,不過一轉眼就剩他一個人,其他人都在監獄里蹲著,這位公主殿下看著年紀小,手段倒是狠。

    “公主今日之恩,我記下了。”

    “不用客氣。”衡玉沖東方正卿笑了一下,“記下就好,不需回報,不然公子長得再好看,我周朝牢房也歡迎公子進去一游。”

    東方正卿沒再放什么狠話,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他這時候得罪這位公主殿下又能討得了什么好。

    目送著東方正卿離開,衡玉被恭親王提溜去見周帝。

    周帝和幾位重臣都在等著使團前來,結果前去迎接使團的恭親王提溜來了二公主殿下。

    “這,五弟,你怎么把玉兒帶來了。”周帝遲疑道。

    恭親王哭笑不得,“二哥,你知道你這寶貝閨女都做了什么嗎?”

    見衡玉已經尋了個位置坐下喝茶,恭親王只得自己硬著頭皮把事情復述一遍。

    衡玉灌了自己半肚子茶水,悠悠迎上周帝和幾位大臣的目光,笑得一臉無辜,“父皇,就麻煩您給宋朝發國書,譴責他們以市井流氓冒充使團前來出使一事。”

    啊?周帝有些懵,這是怎么回事。

    這還不簡單,提前倒打一耙啊。衡玉笑著繼續道:“一路趕來,在驛站桀驁無禮,到了皇宮門口更是出言不遜、不卸武器,還對我這一朝公主動手動腳,這難道不是以市井流氓在冒充使團嗎?”

    “如果這些人當真是宋朝官員,那我周國就替宋帝教一教使團,讓他們明白出使的禮儀和規矩。”

    “在國書最后,您再問問宋帝,可是想要轉移內憂,故意與我周朝交惡,掀起新的大戰?”

    “如若不是,為何使團如此跋扈。如若是,又何必遣使而來。”

    周朝實力是弱,但不代表就要一味忍讓。

    她敢將這些人都捉拿進監獄,自然是因為有把握讓宋朝與周朝不會開戰。

    反正兩朝關系本來就不怎么樣,殺一殺使團銳氣又何妨!

    作者有話要說:  今天的更新

    晚上繼續碼字補昨天的更新

    狂擦汗

百度搜索 (快穿)女配是大佬 溜達網 (快穿)女配是大佬 xbtxt 即可找到本書.

章節目錄

(快穿)女配是大佬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溜達網只為原作者大白牙牙牙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大白牙牙牙并收藏(快穿)女配是大佬最新章節

奔驰宝马娱乐官网地址 黑龙江福彩22选五出啥号 百家乐导航 百家乐游戏 广西十一选五技巧 河北福彩双色球开奖结果 广州 股票融资 湖北快三今天开奖结果 两肖两码 怎么知道是不是权重股 四川快乐12近1000期开奖结果 排列5走势图综合版 海南4+1开奖查询 股票融资买入和买 山西体彩11选5 新贵州十一选五走势图 赛车pk10精准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