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快穿)女配是大佬 溜達網 (快穿)女配是大佬 xbtxt 即可找到本書.

    ()    陳導知道衡玉最近演技有進步, 但想起她以往的名聲, 心底已經做好要ng幾次的準備。

    抱著這種心態,當他看到氣質風姿與容韶無一不像的衡玉走出來時, 眼前一亮。

    “準備得怎么樣?”陳導見她站在旁邊候場, 正好自己也沒事可做, 語氣溫和道。

    衡玉笑道:“經紀人天天耳提面命, 自然不敢敷衍。”

    聽到這話, 陳導笑得有些意味深長, “我倒是聽說你的劇本很干凈, 沒做什么批注吧。”

    劇組也是個小型的人際社會, 衡玉并不意外陳導會知道前兩天在劇組里的事情, 總有人會因為各種原因把這些事情透露給陳導。

    衡玉依舊是那副平淡的神色,“以前那種笨方法適合沒開竅的時候,現在摸索出了更好的方法, 自然是要用這種方法了。”

    應對自如,明明聽出自己話中的意味深長卻依舊冷靜,陳導覺得傳言當真有誤。

    以前沒接觸簡衡玉的時候, 陳導聽說她脾氣冷淡不夠合群, 又聽說她只有一張臉能看,但只有自己接觸了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陳導笑道:“好好表現, 我很看好你。”

    瞥見不遠處場記和他比手勢,示意一切已經準備就緒,陳導這才離開。

    不遠處,劇組一個角落里。

    裘曼寒正站在沈清越身邊, 彎唇笑得甜美向沈清越請教問題,而沈清越的經紀人抱著胸在旁邊,面色有些冷淡。

    等裘曼寒離開,經紀人才蹙著眉和沈清越道:“清越,你很看好這個新人嗎?”

    “我覺得她很有靈氣,而且和她聊天挺讓人舒服的。”沈清越兩只手插著口袋,漫不經心說著這些讓經紀人眉頭蹙得更緊的話,“合約上明明白白寫著的,你不得干涉我的私人交際。”

    經紀人欲言又止。

    到了沈清越現在的地位,合約對他的束縛力其實非常低,經紀人也不是那種不識趣的人,但他對裘曼寒并沒有什么好感。

    在沈清越面前時,她倒是擺出一副虛心請教的姿態,氣質溫婉可人,也是沈清越最喜歡的類型。

    可這個新人對上簡衡玉,就是另一副模樣了。

    娛樂圈論資排輩風氣很重,不管怎么樣,一個還沒展示出價值的新人氣勢洶洶挑釁她的前輩,經紀人都覺得這是一種很輕狂很愚蠢的做法。

    “我在娛樂圈混了這么多年,你不該懷疑我的判斷。”沈清越語氣緩和下來,遞過去一個臺階。

    經紀人只好順著他的臺階走下臺,無奈道:“也罷,你在娛樂圈混的年頭比我還長,你心中有數就好。”

    然而……所謂的劇情沒有道理可講。

    要衡玉說,沈清越這個小老弟就是被劇情給帶偏了。

    自以為看透,實際上最看不透的人就是他_

    一切準備就緒,場記手里的板“啪”的一聲響起。

    長公主宴席上,關系一般的兩位貴女的馬車恰好一起到了長公主府門前。

    簾子微微擺動,容韶那張明艷的臉逐漸顯露在鏡頭里,她被婢女攙扶著走下馬車。

    另一邊,任初也緩緩走下馬車,嘴邊含著笑,一副溫婉若水的模樣。

    兩人分別出現在鏡頭時沒有任何問題,但當鏡頭一拉遠讓兩人同框,陳導的眉心不由蹙了起來。

    ——感覺不對了。

    場上,任初俯身與容韶見禮,“容韶,許久不見了。”

    容韶同回她一禮,“許久不見,你今日氣色極好。”

    語調從容平穩,明明是在說話,字句間的停頓卻別有一番韻味。

    這臺詞功底,就連原本漫不經心站在旁邊觀看的沈清越都愣住了。

    三個技能疊加,裘曼寒是沖著壓簡衡玉戲份的準備去的。可面前的人依舊從容應對,沒有半點兒被壓戲的感覺。

    裘曼寒心中一動,腳步微移想要擋住屬于衡玉的鏡頭。

    “咔咔咔。”陳導突然喊了一聲,“你們先原地休息一會兒。”

    裘曼寒一愣,扭頭去看陳導,有些拿不住這場戲是不是就這樣過了。

    衡玉似乎已經料到會有這一幕,站在旁邊靜靜等待。

    鏡頭后,陳導連著回放了兩遍剛剛的鏡頭,在兩人同框那一刻暫停下來,問身邊的沈清越,“你看出問題了嗎?”

    沈清越蹙著眉,“裘曼寒被壓戲了。”

    陳導點頭,“分鏡的時候沒有任何問題,但合在一起,原本該和容韶并分秋色的任初,氣質完被碾壓。”

    裘曼寒飾演出來的任初溫婉卻不夠大氣,和其他演員搭戲時這種感覺并不明顯。

    但簡衡玉演出來的容韶氣勢太足了,氣質矜貴從容,萬物不縈于心,當兩人站在一起時就像多了一個放大鏡,把這點缺陷放大很多倍。

    以至于如果不是裘曼寒穿著那身衣服,站在那個比較突出的位置,她的存在感真沒比身后飾演婢女的群演高多少。

    沈清越的視線依舊落在回放上

    裘曼寒的眼睛太過漂亮了,足以緊緊抓住鏡頭,但她本身的氣質又不突出,以至于整個人的表現顯出一種割裂感來。

    知道沈清越也看出來了,陳導招手,“裘曼寒,你過來一下。”

    裘曼寒一頭霧水走過來,她求助的目光落在沈清越身上,那雙柔若秋水的眼睛讓沈清越心尖一動——

    這雙眼睛真的太讓人驚艷了。

    “沒什么大事,陳導想和你說戲。”沈清越勾唇笑了下,眉眼柔和,卻是在給裘曼寒吃定心丸。

    裘曼寒果然放下心來,沖著他莞爾一笑。

    陳導將視頻回放,讓裘曼寒自己看。

    裘曼寒的目光一直集中在自己身上,但當兩人同框出現時,明明她還是想把目光集中在自己身上,卻總是會不自覺去關注簡衡玉。

    漸漸意識到問題所在,裘曼寒臉色難看,牙齒輕咬下唇。

    “任初的人設是溫婉大氣,你現在表現出了溫婉,但是不夠大氣,顯得太過小家碧玉。”

    “系統,你快看看商場里面有沒有這類技能出售!”裘曼寒在心里對演技系統道。

    陳導說完,見裘曼寒好像在走神,一副愣愣的模樣,“你聽懂了嗎?”

    有一個母儀天下氣質技能,但這個技能是最貴的商品之一,宿主現在的積分不夠

    裘曼寒心中有些著急,這樣的話她就不能夠依賴系統了。

    不過轉念一想,裘曼寒又覺得自己可以演出來。不就是大氣嗎,她當了那么多年豪門貴婦,別的不好說,這種氣質她是不缺的。

    這時候,直到系統靠不住了,裘曼寒才終于想起來這個氣質其實她自己是可以演出來的。

    演技系統這一次沒有阻止她自力更生,因為宿主現在已經形成了一個習慣——先來求助系統,求助無門才考慮自己努力。

    這個簡單的先后順序,已經可以體現出很多東西了。

    裘曼寒自信道:“陳導,我聽懂了,我們再來一遍吧,我會調整好的。”

    “好,那回去吧,我們重新拍。”陳導揮揮手,讓裘曼寒回去。

    各機位復位,重拍這一場戲。

    裘曼寒閉上眼慢慢調整狀態。前世的時候,裘曼寒看過采訪,知道沈清越喜歡的類型是什么樣的,于是她在人前多表現出一副人畜無害、溫柔體貼的模樣。

    現在她則要把自己身為豪門貴婦的氣質尋找回來。

    這一次再拍,裘曼寒努力保持著狀態,兩人同框時終于沒有出現剛剛那樣的情況。

    用了“明眸善睞”技能,裘曼寒很清楚自己在鏡頭前最該露出什么。重生回來這三個多月,裘曼寒的時間沒花在鉆研演技上,倒是都花在怎么跟隨鏡頭、搶鏡頭上。

    這一切都是為了壓簡衡玉一頭。

    裘曼寒略微調整步伐,想要擋住衡玉的鏡頭,同時抬眸沖著鏡頭方向彎唇輕笑。

    然而,衡玉腳步一動,反而將裘曼寒的鏡頭擋住了。

    她抬手撫了撫發髻上的簪子,從露面到現在,都是一副淡漠的模樣。

    可當她余光瞥見那特意從長公主府里走出來迎接她的太子殿下時,淡漠冰涼的神色漸漸柔和下來,那張美得驚心動魄的臉一點點變得生動起來。

    眉眼含笑,一點嫣紅在眼尾暈開,剎那間變得風情萬種。

    ——在她所心儀的男子面前,她一點點把自己的美貌盛放到極致。

    鏡頭死死在她臉上聚焦,把她從冷淡到眉目含情的神態變化捕捉得一清二楚。

    這種只為一人展顏的特殊,足以讓所有看到這個笑容的人心動,甚至無關性別。

    “咔,這個表情非常完美!太漂亮了,容韶看向太子時就是這樣的特殊!”陳導驚喜道。

    就連一旁的工作人員和演員都驚訝了。

    他們心里對衡玉最深的印象就是那個“花瓶”標簽,但就憑剛剛那一場戲,花瓶?

    你見過哪個花瓶演的戲能讓導演贊不絕口的。

    聽到陳導的聲音,衡玉瞬間出戲,“多謝陳導夸獎。”

    陳導心情好,順著她的話開玩笑,“這是因為你表現好,你表現差的話我可就要翻臉了。”

    “那為了讓陳導多夸夸我,看來我以后得再接再厲了。”

    飾演太子的演員年紀不大,但氣質很好,他暈暈乎乎看著衡玉,還傻傻沉浸在剛剛那一個笑容,眼里滿是驚艷。

    “怎么可能,你的演技怎么可能這么好!”裘曼寒難以置信。

    她很清楚,剛剛那一場戲,她想要壓簡衡玉的戲份,想要擋住簡衡玉的鏡頭,這種情況在劇組并不少見,因為誰都想快點爬上去,想快點火,所以并不會有人刻意指摘這種情況。

    但反被壓戲反被鏡頭拋棄,這就很自取其辱了。

    即使臉上的妝容很厚,裘曼寒也覺得她的臉在火辣辣的疼。周圍人的竊竊私語聽在她耳里,都好像是在嘲笑她剛剛的所作所為。

    不遠處的陳導聽到裘曼寒這話,心中升起一絲不滿。

    他巴不得劇組里人人演技都過關,都有這種驚艷的效果呢,這個新人表現不錯,但怎么這么不會說話。

    “大概是突然就開竅了。”衡玉原本已經轉身要走,聽到這話停下腳步,回頭說道。

    裘曼寒蹙著眉,嘴角緊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接下來一場戲是裘曼寒和女主的對手戲,和衡玉沒什么關系,她走到鏡頭后,接過小助理遞給她的熱水喝了幾口。

    一旁的小演員笑著給她遞了張小板凳,“衡玉姐,等會兒沒你的戲,你坐下休息吧。”

    面對小演員的殷勤,衡玉道了聲謝,接過折疊板凳尋了個空位坐下來。

    “衡玉姐,你剛剛演得太好了,我要被你圈粉了。”演太子的演員連忙跑過來,“我以后就是你最忠實的顏粉。”

    “哈哈哈哈加我一個。”田姝在劇組里和衡玉關系最好,聽到這話連忙抬手。

    “還有我還有我,剛剛那個笑絕了,如果有這樣的美人對我笑,多鐵石心腸的人都抵擋不住啊!”

    “對啊,衡玉姐演技進步好快,這部劇播出之后肯定又能圈一大堆粉絲。”

    周圍人七嘴八舌說道。

    飾演太子的演員還拿出手機,可憐兮兮看著衡玉,表示想要和她一起合照,到時候po到自己的微博去。

    裘曼寒站在不遠處看著那過分熱鬧的氣氛,拳頭緊握,留長的指甲嵌入肉里傳來疼痛感。

    “系統,你幫我探查一下,簡衡玉身上到底有沒有異常?”

    前世就算簡衡玉成為了一線明星,接了不少國際品牌的代言,她依舊擺脫不了花瓶的稱號。結果呢,她現在居然在劇組里面如魚得水起來?陳導還總是夸她演技有進步?

    前世時簡衡玉無處不在吸引她前夫的目光,在她前夫打算和她離婚后,裘曼寒就總是會自覺不自覺去關注簡衡玉,將自己和她進行對比,所以裘曼寒覺得自己應該很了解簡衡玉。

    可現在的一切發展,都和她記憶中的不一樣了。

    裘曼寒還記得自己看過一則有關簡衡玉的采訪。在這個采訪節目上,簡衡玉透露出劇組踩高捧低是常態,知道陳導不喜歡她這個沒有演技的花瓶,其他人對她的態度也很差,所以她和《問鼎》劇組的人相處得不是很愉快。

    那個采訪出來后,簡衡玉還因為過分耿直被封殺了好幾個通告。

    但現在,她在劇組里明顯混得很不錯。一切都和記憶不一樣了。

    “簡衡玉是重生?還是被人借尸還魂了?或者她也拿到了什么金手指?”裘曼寒一連拋出好幾個問題。

    系統正在重新檢測簡衡玉身上的異常,請宿主耐心等待。

    演技系統的聲音在裘曼寒心底響起,反而讓她的情緒漸漸平靜了下來。

    裘曼寒蹲下身子,頭小心埋在膝蓋上,保證自己的妝不會花,“你別說話,我改變主意了,我不想知道答案!”

    “我才是這個世界的女主,主角光環只在我身上,簡衡玉再怎么和前世不一樣,也是注定當女配成為墊腳石般的存在!”

    這樣自欺欺人的言論……演技系統是想找那種心性有瑕疵的宿主,讓宿主完依賴它來走上人生巔峰。這樣它得到的利益才能最大化。

    但這種連現實都不愿意認清,一直在自欺欺人的宿主,就算擁有了它,難道就能順順利利到達娛樂圈最頂端嗎?

    演技系統內心吐血,第一次開始懷疑自己的選擇。偏偏兩人現在綁定在一起,暫時脫離不了,它只好依照裘曼寒剛剛所說沉寂下去。

    “你是在想剛剛那場戲的表現嗎?”

    熟悉的聲音從上方傳來,裘曼寒抬起頭,愣愣看著沈清越。

    “明眸善睞”技能依舊在使用,沈清越看著這雙如同秋水瀲滟的眼睛,再看看她此時一副無助的表現,心底莫名發軟。

    “沒關系的,你很有天賦,多磨礪上一段時間演技肯定會更進一步。”

    沈清越身上流露出憐惜,這種久違的憐惜讓裘曼寒心尖微顫,心情一點點變得平靜下來。

    她剛要開口說話,沈清越又道:“我已經很久沒遇到你這么有天賦的新人了。”

    所以他的憐惜,最開始是建立在她的“演技表現”上對吧?

    裘曼寒心底冷下來,臉上卻笑道:“我知道了,沈前輩。”

    等沈清越走遠,裘曼寒重新把系統拉出來,“我可不可以先和你賒欠積分?我在這部劇里表現越出色,以后的路越好走,越容易賺取積分。”

    ……系統不提供賒欠業務!

    裘曼寒心中不滿,“我是宿主不是嗎?你和我綁定,不就應該好好輔助我嗎?只要我功成名就,你想要多少積分我都不會虧欠你的。”

    系統不提供賒欠業務。演技系統依舊在古板重復剛剛的話。

    裘曼寒更為不滿,偏偏這時候有人過來找她,說她的下一幕戲要開拍了。裘曼寒只好先把這件事放下,跑去拍接下來的戲份。

    為了給自己的演技進步尋一個好理由,在陳導不忙的時候,衡玉都會去找他聊戲,平常沒有戲份時也會在劇組里刷經典電影做總結反思。

    只要衡玉想要和一個人相談甚歡,很難不成功。

    陳導所感興趣的所有話題,她好像也都很熟悉,天南海北古今中外,甚至各種很冷門的知識她都能隨口道來。就連執導拍電視劇,她居然也有自己的一番獨到見解。

    陳導對衡玉越發欣賞,尤其是看著她的演技一天天進步,更是有成就感。

    但接下來一段時間都沒有衡玉和裘曼寒的對手戲。而沒有裘曼寒試圖壓戲搶鏡的騷操作出現,衡玉的表現只是保持在水平線上,沒有特別的驚艷。

    陳導都笑她,“是不是有壓力才有動力。”

    “陳導太低估我的心理承受能力了,那還不算壓力。”衡玉抱著個熱水袋暖手,笑道,“新人剛出道就想上位很正常,但我不喜歡成為被踩的那個啊。”

    的確,裘曼寒野心勃勃想要上位,陳導這個老江湖怎么可能看不出來。

    但劇組整體表現都不錯,陳導不打算刪減某個角色的戲份,自然也不會刻意去增加某個角色的戲份。

    時隔一個多星期,終于又有了裘曼寒和衡玉的對手戲。

    雍帝壽宴將至,任初過來找容韶,與她商量在壽宴上獻藝的事情。

    雍朝女子生自江南水鄉,多令他國神往,貴女更是多才多藝,每次有重大宴席,皇室總會邀請一些貴女獻藝。

    這一次因為有其他國家使者來賀禮,皇后選定獻藝的貴女是雍朝最有名的容韶和任初。

    窗邊,容韶正拿著一把剪刀,小心剪去不必要的枝杈。

    動作輕柔,神色溫和,就像是一幅靜止的水墨畫。

    “容韶。”任初站在窗外,輕聲喊她的名字。

    聽到熟悉的聲音,容韶抬眼望去,視線落在任初身上。眉眼冷淡,帶著萬物不放在心上的淡漠。

    一瞬間,這幅水墨畫便活了起來。

    裘曼寒心中一震,這樣冷淡而又高高在上的姿態,當真是讓她……極為厭惡!

    那些不堪的過往就在簡衡玉看著她的眼神之中,一點點浮上裘曼寒心頭。

    下一刻,裘曼寒回過神,臉色不由微變。她發現自己居然被影響忘詞了。

    “陛下壽宴將至,我與你要共同獻藝,我今日過來是為……”裘曼寒連忙出聲補救,但她語速一急起來,就破壞了身上的溫婉美感。

    “停停停。你剛剛說臺詞的時候慢了。”陳導在鏡頭后面喊了一聲,示意兩人重來。

    “陳導不好意思,我有些緊張忘詞了。”裘曼寒連忙道歉。

    陳導點頭,劇組進度不錯,ng一兩次沒什么問題,他比了個手勢示意機位擺正,重新拍攝一遍。

    裘曼寒不斷調整心理狀態,但當簡衡玉轉過頭,用那種屬于容韶的,高高在上不把萬物放于心間的眼神盯著她時,裘曼寒總是會不自覺回憶起自己那些不堪的過往。

    她心神顫了顫,等她回過神時發現自己剛剛停頓得太久,這一幕戲又ng了。

    “重拍。”

    “再來一次。”

    “再來一次。”

    連著ng六次,陳導的耐心快要到了盡頭,他懶得開口說話,抬手揮了揮示意再來拍一次。

    容韶的氣質就是矜貴雍容,眉間永遠清冷,帶著一種萬物不放在心間的淡漠。陳導能看出來,是衡玉影響了裘曼寒的狀態。

    但總不能因為簡衡玉把容韶演活了,他為了過戲就讓她別演得這么好吧。

    萬一他這么一提,簡衡玉的好狀態都沒了,陳導更加得吐血。

    攝像機重新就位,同一幕戲再次開拍。

    連著ng這么多次,陳導和劇組的工作人員臉上都掛著不耐,衡玉依舊是一副平靜從容的模樣。

    裘曼寒的演技功底到底如何,衡玉才是整個劇組里最清楚的人。

    兌換的技能難道就能面面俱到嗎?難道就能讓裘曼寒每一場戲都順利通過嗎?

    顯然不能。

    尤其是對上她,裘曼寒的心態失衡,更容易出現紕漏,畢竟演技系統真不是什么萬能的金手指。

    所以衡玉一直很平靜,讓重拍就重拍,ng的時候就安靜站在旁邊等待。

    可衡玉越是這副姿態,裘曼寒就越發不能平靜。

    又連著ng了兩次,陳導的耐心終于到了盡頭。

    他卷起手上的劇本,在手心處敲打,不耐煩道:“裘曼寒你怎么回事,我是讓你溫婉大氣,不是讓你瑟瑟縮縮!”

    “任初和容韶是好友,是名字并列的兩位貴女,你自己過來看看回放,不知道的還得以為你是容韶的婢女呢,你為什么要怕她?她是打你了還是罵你了?”

    “這又是什么表情?厭惡?你厭惡一個和你名氣并列的人,是想讓觀眾覺得你演的角色是個小肚雞腸的人嗎!”

    裘曼寒臉色慘白。

    陳導看到她這模樣,想起她還是個新人,還是把后面更過分的話咽了下去。

    “休息十分鐘,十分鐘后重新拍。”陳導無奈道。

    作者有話要說:  感謝訂閱~

    這是第一更六千字

    因為后面的劇情還有點卡,第二更早上九點再發,大家看完這章快去睡覺吧

    晚安!!!!

百度搜索 (快穿)女配是大佬 溜達網 (快穿)女配是大佬 xbtxt 即可找到本書.

章節目錄

(快穿)女配是大佬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溜達網只為原作者大白牙牙牙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大白牙牙牙并收藏(快穿)女配是大佬最新章節

奔驰宝马娱乐官网地址 河北十一选五遗漏表 河北燕赵20选5开奖结果查询 股票根据什么来涨跌 湖北福彩30选5官方网站 广西11选5预测 破解 重庆时时官网开奖图 百家乐详解 云南11选5怎么选号 股票入门书籍 陕西快乐十分投注技巧 北京荣添化成配资公司 河南快三推荐号码 精准一头一尾中特平 股票买跌还是买涨 黑龙江快乐十分麻将走势 北京快乐八工在线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