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悠悠笛聲沁沐陽 溜達網 悠悠笛聲沁沐陽 xbtxt 即可找到本書.

    顧曉笛曾經以為,自此,她的字典里再也沒有郝家的一席之地,郝童也會和郝家斷得干干凈凈,從此不再有任何的來往。

    直到十二月初的一天,苗一橫和她談起郝童的事,顧曉笛才深深地去思考“郝童想要什么?郝童心里是怎么想的?郝童是真的不想他的親生父親?他的爺爺,奶奶嗎?”

    她不知道,她也不確定。

    苗一橫說“郝童歸根結底都是郝家的血脈,不管郝一名以前做了什么對不起你的事,那終究都是你們兩個大人之間的恩怨。郝童是無辜的,郝童和郝家那是這輩子都斷不掉的親情,你要讓郝童自己做決定。而不是你站在母親的角色上,來主觀的斷然這一切。”

    顧曉笛反駁“是郝一名自己主動放棄的一切做父親的權利,又不是我逼迫他的。”

    苗一橫“他以前的確是混球,但,你想想,他后來的確也受了懲罰,現在也是挺慘的。你和陽陽現在也有了自己的孩子,固然是很好。但,人心都是肉長,你以前也和我說過,那郝家二老對你向來也不薄,你以為他們不想自己的孫子嗎?那郝童可是他們唯一的孫子。”

    顧曉笛默然。

    苗一橫“換角度來說,他們肯定是想的。但他們又礙于自己兒子以前做的那些對不起你的事,固然是沒有任何借口和臉面來找你,來看看郝童的。但,我們不能不懂事?你覺得呢?”

    顧曉笛陷入了沉思,要真的說她和郝一名有什么仇恨的話?那也算不上,只不過是一個不愛她的男人,犯了男人都犯的一個通病。也怪她自己以前放不下,一下子鉆進了死角,這會有后面那么多的是是非非。

    顧曉笛答應苗一橫,她會好好想想。好好想想怎么處理和那一端的關系?而不是向現在這樣,像仇人似的,老死不相往來。

    --

    顧曉笛左思右想,著實也覺得現在這樣,是有些對不住郝童的,有些自私的。

    她現在和沐陽也有了屬于他們兩人的愛情結晶,當然不能再這么自私下去,所以,當天晚上,她便做好了和沐陽攤牌的想法。

    顧曉笛“老公,我有事想和你商量?”

    沐陽“嗯?咱們家,什么事都是你說了算,你只管下指令就行。”

    顧曉笛“這事吧,還真的要經過你的同意后,方可執行。”

    沐陽失笑“你只管說來聽聽。”

    顧曉笛“是這樣的,你看現在,我們兩個也有了屬于我們自己的愛情結晶。我和郝家就這么老死不相往來的處著,我心里覺得有些對不住郝童,他身上畢竟流著郝家的血脈。”

    沐陽沉思了一會兒,隨即問道“你是怎么想的?”

    顧曉笛“媽也找我談話了,她覺得,應該給郝童一次自己的選擇的權利。他如果想和郝家的人聯系,我們不應該阻撓,那畢竟是孩子自己的想法。不然,長大后,他心里多少也會有些恨我的。”

    沐陽“其實,從一開始,我也沒想著讓郝童和那邊的人斷了關系。我只是想著,等郝童大了再做決定的。既然,你現在都已經提出來了,我肯定是支持你的。只要孩子不受到傷害,怎么樣都行。”

    顧曉笛感動,覺得自己的沐先生真是世界最好的男人。

    下一秒,沐先生又看著沐太太特別叮囑道“郝童是郝童,你是你。”

    顧曉笛瞬間咧嘴就笑了“我現在擁有世界最愛我的老公,我腦殼兒里不漿糊。”

    沐陽這才咧嘴笑了。

    唉,自己的沐先生怎么就那么可愛呢?沐太太在心里美美的自我陶醉。那么愛她的男人,竟然擔心她會和郝一名再有點什么?除非她傻,她沒心眼兒,她才不會吃什么回頭草呢,更何況那回頭草又那么難吃。

    --

    顧曉笛和沐陽談完話的第三天,也就是十二月七號,周五晚上,顧曉笛就和郝童語重心長,打開心扉地談了一次。

    顧曉笛“童童,媽媽問一個事情,你要如實回答,好不好?”

    郝童有點不解“媽,什么事?我這學期在學校表現的很好的。”

    顧曉笛親昵地一笑,把他攬到了懷里笑道“童童,媽媽說的不是你學習的事情,我是想問你,你心里想不想爺爺和奶奶?”

    郝童不解“媽,我上周剛去過別墅的爺爺奶奶家,你忘記了?”

    顧曉笛“我是說,你想不想自己的郝奶奶和郝爺爺,也就是你自己的親爺爺和親奶奶?”

    郝童低頭不語。

    顧曉笛微微一笑“媽媽以前覺得,你爸爸郝一名的確做父親不稱職,媽媽也不想讓你和他們有任何的來往。但,后來想想,媽媽又覺得自己太過自私。你爺爺和奶奶也是可憐之人,他們也就你這么一個大孫子,你如果想他們的話,我……”

    還沒有等顧曉笛把話說完,郝童一臉委屈地看著顧曉笛道“媽,你是不是有了弟弟和妹妹后,不想要我了?所以,要把我送走?”

    顧曉笛愕然,她怎么也沒有想到郝童會說出這樣的話,她心里很是心疼。她隨即看著郝童寵溺地說“童童,你是媽媽身上掉下來的一塊肉,媽媽怎么有不愛你呢?媽媽是這樣想的,你如果真的很想念那邊的爺爺和奶奶還有那邊的爸爸的話,媽媽是允許你和他們來往的。”

    郝童馬上笑道“真的嗎?真的嗎?你不會騙我吧?”

    顧曉笛笑道“當然不人,你可以和他們打電話,如果想去看他們,也是可以的。”

    郝童很是開心,隨即又看著顧曉笛坦白道“媽媽,其實,我一直和他們有聯系,就是怕你生氣,沒告訴你而已。”

    顧曉笛詫異地看著郝童,郝童就把苗一橫讓他和郝家聯系的事情告訴了顧曉笛,顧曉笛聽后,便笑了。

    她是真的沒有想到,自己的母親苗一橫,這一年來變化如此之大。

    當晚,郝童便決定明天周末,他要去看看郝一名,還有那在老家的郝家爺爺和奶奶。

    --

    翌日一早,郝童便早早起了床,苗一橫也簡單地給他收拾了一套換洗的衣服,一來一去也就兩天時間。

    當顧曉笛起床的,苗一橫才告訴她,她已經和郝一名聯系過了,他等會兒就會過來把郝童接走。

    顧曉笛詫異,她自己是早就把郝家的所有聯系方式,甚至包括郝一名的電話,她都刪除了,自己的母親又是從哪里搞來的郝一名的聯系方式的?

    苗一橫只能坦白,她很久之前,讓顧曉旭瞞著所有人,去找郝一名聯系方式的事。

    如果在以前,顧曉笛會大發脾氣一通,而現在她不會了,她知道自己母親為什么會這么做?她反而感謝自己的母親,教會了她,什么才是真正的放下。

    當你徹底不恨一個人,當你再次見到他猶如鄰居或是普通朋友一般,心已再無任何波瀾時,那便是真正的放下。而不是,一直讓自己活在仇恨里。

    四十分鐘后,郝一名準時地出現在了顧曉笛家的樓下。

    苗一橫牽著郝童開心的出了門。

    顧曉笛站在那樓上,從窗戶上向下望去,雖然看得不是很清楚,但從郝一名的穿著來看,好像比她一年前在那次商場里看到他時,氣質上已經好了很多。

    顧曉笛撇撇嘴,便又坐回了沙發上。

    差不多半個小時后,苗一橫手里提著幾盒禮品,滿臉笑意了走回了家。

    顧曉笛見狀,不由得“嘖”了一聲。

    苗一橫笑道“人家都拿來了,我不能不要吧?多不合適?”

    顧曉笛一臉黑線“你家里少這些東西嗎?”

    苗一橫笑吟吟地把東西放下,又坐到顧曉笛身邊道“我剛剛在下面和他聊了一下天。”

    顧曉笛“嗯,我不想聽和我無關的任何事情。”

    苗一橫也生氣繼續道“那畢竟是童童的生父,他好了,童童不就好了嗎?”

    顧曉笛滿足都是充滿了鄙夷“就他那德行,還能好到哪里去?”

    苗一橫興奮地說“聽郝一名說,他父母去年就把老家的房子賣掉了,給他當了創業基金,他開了一個不太大的網絡公司,經營的還算不錯。已經在h市的郊區,買了一套不太大的兩室一廳的房子。郝家二老和他住在一起,也挺幸福的。他還說了,他今年已經在自創研發一款什么軟件之類的東西,反正我也不太懂。他的大概意思是,郝童以后的生活費用,還有學習的之類的所有費用,他那個做父親會承擔的。”

    顧曉笛氣道“他什么意思?想半路奪回郝童的撫養權?”

    苗一橫“你看你,別著急一竿子把人給打死。他以前再怎么混蛋,那也是以前,我現在看著,他是改變了不少。他說了,非常感謝你顧曉笛能這么做,能讓他深刻地認識到自己的問題。他保證了,以后,他除了承擔起郝童父親的角色外,其他的,他一概不會做,請您放寬心。人家是沒有想著要爭奪那個撫養權的。”

    顧曉笛心想“他想爭奪也得有那個臉面?”

    顧曉笛隨即笑道“嗯,這樣也好。但是,你要告訴他,他管郝童可以,但那個錢,單獨給郝童存一張卡,不要拿到我們家里來。等郝童長大了,他自己親自交給他便是。”

    苗一橫笑笑“好,我以后為了我們家郝童的幸福,我就情愿當這個維和大使了。”

    顧曉笛呵呵一笑“媽,你還真高尚啊。”

    youyoudishengquyang

    。

百度搜索 悠悠笛聲沁沐陽 溜達網 悠悠笛聲沁沐陽 xbtxt 即可找到本書.

章節目錄

悠悠笛聲沁沐陽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溜達網只為原作者六月羅一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六月羅一并收藏悠悠笛聲沁沐陽最新章節

奔驰宝马娱乐官网地址 新版一起玩温州麻将下载 95至尊棋牌app九五 互联网金融投资平台 股票平台突破 福州掌心麻将下载 幸运赛车彩票官网 期期准确提供生肖中特资料 股票投资收益 喜乐彩开奖号码信息 股票配资门户找象泰配资真诚服务GO 上海雀友麻将机价格 能赚钱的手游排行榜第一 每日股票推荐 追光娱乐下载网址 六台彩图库资料2020 资金流入而股票下跌